孔乙己读大学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话说孔乙己被丁举人毒打一顿以后,回到自己那只盖有几片破瓦的三角屋,心里可是越想越气,恨不得请出自己的老祖宗孔夫子老大人来替自己讨回公道。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男人,怎么可以随便求别人也哉?再说,让祖宗出来为自己讨公道---唉,简直就是丢尽了俺们孔家帮的颜面!乙己神勇,天下无敌,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于是发誓苦读诗书,希望有朝一日能功成名就,飞黄腾达,再也不会被鲁迅先生当成笔下的笑柄了,同时,也可以报丁举人那一顿毒打的闷仇。
  三年高中下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孔乙己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大学。可是,不知怎么才一拿到录取通知书,他就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大学生了。既然已经是大学生,那么涵养一定比以前高出许多了。所以也便认为报复丁举人实属小人之举---他孔乙己是什么人呢,何必跟他一个小小的丁举人计较那么多呢?老祖宗就曾经说过:君子不计小人过嘛!就这样,孔乙己一夜之间便由唯一站着喝酒穿长裳的人变成了不计小人过的君子。而丁举人虽然是百忙之中,日理万机,却总是抽出一大部分时间去向邻居宣传说孔乙己胸襟开阔,度量非同一般,将来一定可以做一品的大宰相,流芳千古。于是,孔乙己在丁举人等一系列富豪的大力支持下进了他心中那美丽的大学。
  一进大学孔乙己就发挥自己的特长,吟诗作赋,之乎者也遍地开花,逢人就炫耀---只有我孔乙己一个人知道茴香豆的茴字有几种写法。同时,借着自己在网上发表了几首诗歌的资本加入文学社。没料第一次开会就发现文学社的社长是自己旧交阿Q先生。当时他真的高兴得不得了,心里嘀咕着:说不定阿Q会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给他一个什么部长或者主编当当,让他也过把当学生官的瘾。但是据他仔细的观察,认真地分析,阿Q先生仿佛有点铁面无私包黑子的样子。事实也果然不出他所料,孔乙己什么官也没有捞到,小小的编辑都没有弄到手。不仅如此,还受到阿Q的一顿警告,如果他再说认识阿Q的话---尤其是把阿Q从前的丑事宣扬出去的话,阿Q就将以全体文学社成员的名誉把他开除出革命队伍。真是偷鸡不成反浊一把米。但是不知道怎么阿Q先生最后还补充了一句话说,倘若孔乙己能好好地像大家学习的话,将来有了成绩就一定提他做个编辑部长什么的。孔己己虽然气愤,心里直骂阿Q这小子忘恩负义,想当初阿Q在尼姑庵偷萝卜被抓住还是自己帮他解围的,今天他阿Q竟然在自己的恩人面前摆起老大的样子了!
  不久,文学部竞选副部长,孔乙己也参加了。会上先是阿Q先生对自己的光荣革命历史进行了一番动情的演说,比如,以前剪辫子是代表革命,现在留长发也是代表革命,总之,我阿Q是革了一辈子的命。可是孔乙己怎么老觉得阿Q的说法好像在篡改历史似的,几次欲加以纠正均被阿Q的一个冷眼神给压倒了。当然孔乙己是没有选上副部长的,因为无论他提出什么方案,阿Q均说错。比如说,孔乙己提出报纸应该面向市场,让读者去评论成败。阿Q说,错,这样违背了文学社的创办宗旨,所谓文学就是没有一点经济因素的。于是孔乙己又说报纸应该紧紧地搞好文学创作,多写出些有价值有现实意义的文章。阿Q说,错,因为大家加入文学社是为了锻炼自己的能力,这是个市场经济的社会,如果报纸不面向市场的话必然被淘汰。最后孔乙己只有坐下发呆的份了,因为阿Q先生毕竟是社长,一句话抵得上孔乙己一百句。散会后阿Q冷冷地对孔乙己说,叫你好好向大家学习,可你就是不听,以后再不礼貌的话可别怪我公事公办了!
  可是孔乙己脑子就是不长记性---或许是心里的闷气太多了。老祖宗又曾经教导过他说:佛争一炉香,人活一口气。所以这口气不吐出来实在是枉活了十几年!终于在一天的全体大会上孔乙己把阿Q以前的丑事全都说了出来,什么偷了尼姑庵的胡萝卜,什么调戏良家妇女,等等。本以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些事情足可以引起轰动,让大家对阿Q这小子有个清楚的认识,免得今后再受他的利用。可大家竟然怀疑地望着他,很是不可思议地说,孔乙己你怎么了,上次没有选中副部长也不用这样啊。再说了,像偷胡萝卜调戏良家妇女这类小事情在现在这世道还算犯法吗?回头看看阿Q先生,竟然泰然自若,双目眯成一条缝。再微微一笑却有马上收敛了笑容,一副正而八经的样子说,孔乙己啊,我阿Q在社会上可是遵纪守法的大大地良民一个,决不调戏良家妇女的!在文学社则是向来秉公办事,这是大家知道的,孔兄你又何必污蔑我来泻私愤呢?孔乙己则气得肺都快炸了,心里直骂:这世道啊,真他妈的黑乎哉够黑也!
  这事情还没过两天孔乙己就无缘无故地被开除出革命队伍。他大喊冤枉,可惜没人理会。唯有阿Q先生为他送行,叫他好好保重自己。千万不要想不开去寻短见,毕竟阎王殿的计划生育也抓得紧。孔乙己对阿Q的看法似乎也有了彻底的改变---阿Q先生果然不是以前的小玩意儿阿Q了。孔乙己走后,阿Q先生站在台阶上苦笑着自语道:孔兄啊,当初就叫你好好地向大家学习,你就是不听,这能全怪我吗?
  再说孔乙己回到宿舍,万念俱灰,提起已经生锈的钢笔,本想写份遗书,但是转念一想:世界如此美丽,死了实在可惜。所以赶紧改为自己的传记,改完后心情分外舒畅。转身便异常积极地投身于反恐战争的洪流之中,心头的不快不知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笑点:19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