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的忏悔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我喜欢黑夜,喜欢一切灰色忧郁的感觉。
  我常常做一个梦,在无边无际的夜里,一条没有尽头的路。我不停地走。
  我像一只飞过黑夜的黑色的鸟。我的翅膀被夜色淋湿。
  在我的梦里,常常出现一条小巷,窄窄的路,低矮的房,我走在其中,异常的空旷。一切都在缩小,变得扭曲。而我在膨胀,不断地膨胀,像个肥皂泡一样地上升,最后破碎了,不见了。
  小巷里的童年是什么样子的,已经像水一样的蒸发了。一切的一切都仿佛不曾存在过。
  只有一个夏日的午后,太阳的味道是甜甜的,妈妈在院子里洗衣服。我像一只孤零零的猫,躲在门后看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和困惑。成长是一个很残忍的话题,却无法回避。当我从小巷的这头走到那头,不经意间就这么长大了。我真想回去,回到那个我来的地方。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回来,永远。
  我是多么的迷恋死亡啊!在死亡里,我自由得无以复加,自由得绝望,自由得沉沦。
  最让我感动的词语,不是爱情,不是自由也不是生命。而是死亡,谜一样的死亡。
  除此以外就只有孤独了。孤独,如水一样美丽的词语。每一次想起它,我就会微微的颤抖。
  我不愿意沉下去,不愿意醒过来,甚至不愿意回忆。
  我站在高处的时候,会有一种致命的眩晕,一种不可救药的冲动,我总想跳下去,总想体验一下飞翔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强烈,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生命的终点,它结束于一次跳跃、一次坠落、一次飞翔。
  夏天的时候,我常常在午夜两点,放下手中的书本走出房门,像一个梦游的人。
  我不知道我想要干什么,我只想看看,世界死去以后是什么样子的。
  我听到我的脚步声在整个黑夜的上空回荡。我略微有些兴奋。
  有时候,整个城市一片漆黑,寂静的像虚无。我真想大喊几声,撕破这无边无际的夜,无边无际的黑,无边无际的静,但我的嗓子在这个时候,是发不出声音的。
  也有时候,有一两点零星的灯光,在很远的地方开放,我看着它,会有一丝感动。
  午夜里的灯光,就像初恋时的心跳。关也关不掉。
  初恋是在什么时候?我闭上眼睛问自己,仿佛就在昨天,她刚刚关上了我的房门,可一睁开双眼,她已经走的无影无踪了。那么遥远、那么漫长、那么真实、那么醒目、那么突然、那么深刻、那么难以置信而又那么不可思议的距离,横亘在我们之间,一切都冷冰冰的,我打了个寒战。我再也看不见她的样子了,甚至她的背影。曾经让我神魂颠倒的一切,如今成了我心有余悸的伤疤。此刻她正躺在谁的床上,拥抱着睡眠呢?而我留在这里被孤独的夜晚遗弃。
  深夜里我常常点上一根烟,其实烟对于我麻木的神经已不起作用,我需要的是毒品。
  我沉浸在对死亡与飞翔的臆想之中无力自拔。我知道,我不可救药了。
  谁又能遗忘爱情呢?谁又能忽略痛苦呢?谁又能拒绝死亡呢?谁又能摆脱孤独呢?
  在这样的夜晚,我们打开各自的心灵,看到的是各式各样的伤痕,各式各样的悔恨。
  在午夜里,汹涌澎湃的不再是河流,而是一滴泪水。
  你落在我这里的一滴眼泪,将我完整地淹没,不断的淹没。我放弃了挣扎,仅仅伸出了我的双手,我只想握住一段栏杆,或者一棵稻草,让它代替我疼痛。但我握住的是更加空虚的夜晚。我找不到能够让我依靠的,我尤其害怕黎明的到来。
  所有的季节,我喜欢秋天的落寞,所有的风景,我喜欢沙漠的荒凉。
  在我家的附近,有一所学校,学校的围墙外面,种了一排杨树,杨树们长着高高的个子,垂下长长的头发。
  在夏天,这些树像一把把盛开的伞,连成一片。密密的头发,纠缠着纠缠着,
  风走过的时候,会发出美妙的音乐。
  我常常一个人在这里徜徉,想一想心事,流连忘返,心旷神怡。
  但最美的还不是这些,最美的是秋天,满地金黄的叶子,走在上面,沙沙地叹息。
  我一次又一次地在上面走来走去,走得太阳都累了,走得眼泪肆意地流淌。而我依然恋恋不舍。如我死去,我愿重生为这里的一片叶子,看着一个又一个孤独的少年,在我身上徘徊,我也会发出同样沙沙地叹息,因为我也曾经在这里走过。
  有一年的秋天,我在这里散步的时候,听到了一个女孩儿哭泣的声音,转过身去便看到一个白裙长发的女孩儿,面对一棵树嘤嘤而泣,那个声音好长一段时间都回响在我的梦里。然后我们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相识了,再然后我们又莫名其妙地失去了联系。
  人生的一切缘分,大抵不过如此,不过如此而已。
  真正的沙漠,我并没有领略过,但是在幻想中,我已经行走了千万遍,我喜欢那种感觉,很苍凉,很悲壮。头顶烈日炎炎,脚下黄沙万里,一个人渺小得像一粒沙子,牵着一匹骆驼,低着头,艰难地走着,前方是看不到边际的迷茫,身后是两串长长的脚印……
  有一段时间里,我非常迷恋黄昏,那种朦胧的美丽,能让我不知不觉的静下来。忘记所有应该忘记的。在校园里教学楼后的那株病歪歪的老树旁边,我看了整整三年的落日。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过,在晴朗的白天里,太阳总是呈现出同一张面孔,苍白刺眼。但是每到黄昏,它向人们展示出的却是千变万化的色彩。说不出的妖艳,说不尽的辉煌。我相信太阳也是有心情的。在浩瀚的天空中,和我们一样的寂寞。
  寂寞是吗?每个人都一样。
  每个人都会有一处软弱,藏在自己最不为人知的角落。又都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变成流血的伤口。
  越是到午夜,我的伤口便越会灿烂地绽放,开成艳丽的花朵。
  我不喜欢河流,我认为她缺少一种力量,一种男性的力量,火的力量。但我的故事又大多发生在河边。
  最初的河边坐着一个女孩儿,静静的,白衣胜雪,黑发如诗,一坐多年。我看到她的长发在风中轻轻地舞蹈。我走过去,却只是一个虚无的影子。何曾留下什么?我从此亲近夜晚。
  我现在只剩下夜晚了,属于我的一只空空的碗。
  我听到窗外起风了,呼啸而过的,是往事吗?
  我推开房门,看到一个孤独的青年,在黑夜里游荡,风拂过他的长发,却拂不去他一脸的落寞。
  我看到一双背影,紧紧的挨着,不小心洒了一地的笑声,惊飞一群梦游的鸽子。
  我看到一个女孩儿在树下轻轻地哭泣,另一个女孩儿在河边静静地等待。
  我看到一个单薄的少年,倚着一株老树,目光深入夕阳。
  我看到一个幼小的孩子,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躲在门后面,看着世界。
  我看到一滴眼泪,汹涌而来,将我淹没。
  在最后的一瞬间,我听见一个细微的声音,从我的身体里面传出来,真的就这样过去了吗?

笑点:19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