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裤大盗和他的情人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我养了两只猫,死了一只,最近死的,我准备伤心。
  猫是这样死的:之前它猛吃猛喝,之后猛泻。然后我出了次门,不过三小时,回来就见它以尸体的形式呈现在我眼前,很任性很赌气的僵硬在阳台上。
  我站在阳台上,日已黄昏,对过的巷道上潮涌着下班的人流。我建议你后退500米,然后拿望远镜看我,发现我在抠鼻屎。
  就是这样,未必只有蹲地抱头呜咽才算痛苦,抠鼻子也算呀,只是在我们的影视作品中不会这样表现而已,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影视作品虚假的原因了。
  我在黄昏中抠鼻屎,从背面看,像文艺复兴时的油画,从正面看像春节晚会的弱智小品。我养了两只猫,还有一只没死。只是现在没死,没死的时候,我想让它认识一下老鼠。毕竟作为猫不认识老鼠,那是枉活一生呐。其实从老鼠的角度来想,不认识猫,也会很难为情,会觉得无颜在江湖上混。基于以上两点,我去买了两只小白鼠。猫看见小白鼠的时候,确实是很冲动,这是本能。猫的样子让我想起在我们家乡,形容一个男人见到女人不顾廉耻,喜欢用这样的词语----像从牢房里刚放出来的。言下之意是很久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了。小白鼠见到猫,当时的表现像是一个在发育期,偷偷翻了生理卫生的女孩,一抬头发现面前站了个男人,很惊吓又很刺激。鼠和猫就这样相遇了。
  至于以后猫和老鼠的故事,我是这样计划的:在猫的文攻武吓中,小白鼠无力应付这无穷的恐惧,神经崩溃。它发疯了,或者它直接死于心脏病。
  于是我这样写-------我养了两只小白鼠,死了一只,另一只发疯了……
  我是个有施虐倾向的人,根据佛洛伊德的理论,这都和我的童年有关。于是我回忆我的童年,是有诸多不幸。比方我的父亲,脾气暴躁,喜欢打老婆。打得妈妈回了娘家,就打我们兄弟。其中以我被打最多,原因是较之我的两个哥哥,我最蠢,容易上当。比方我父亲会使用那种很低下的伎俩___来,给你糖吃。于是我跑到他跟前。于是他轻而易举的抓到我,再把我举过头顶,抛进屋前的池塘里。我又要叫你退后500米,拿望远镜看:你看到的是一个举重运动员的雄姿,接着又转换成一个铅球运动员.你再把望远镜对准我,我也完成了两套运动动作:起先是跳水,之后是蛙泳.我体格弱小,怎么看都只像是个女运动员,顶多也只是像一个前东德的服了雄性激素的女运动员.我父亲就一直使用这种伎俩,他没想到搞搞新意思.我要负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太蠢了,没有给他造成换方法的压力.他的屡试不爽,真是我的奇耻大辱.我记得我被抛进过池塘五次\吊起来三次\被举起手来,缴枪不杀一次……多伤心的往事.
  如今我大了,当我能抵御强敌的时候,我父亲就老了,我不好意思再报复.想来我父亲真是一个老狡猾____他打了一个时间差.
  被父亲打的人很多.我们这一代都有这样的经历.张楚说:父亲坐在楼梯口,已经苍老,已不是对手.我还算是个有良心的人,知道要孝养父母.每次给家中寄钱,我父亲格外的不好意思.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

笑点:19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