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斤廉给阿jiao的一封信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亲爱的阿jiao:
  你好!
  我便是众人皆知的潘斤廉,虽然我苦于历史上很多评价对我极不公平,但这并不是我此番要说的。之所以溺水三千,我只取你这一瓢饮,是因为我发现你遭遇了和我有几分相似的经历。不可否认,你是幸运的,我是悲哀的。我们生活在不同时代,所以有了截然不同的下场,我一下子便一命呜呼了,而你却只是暂时性失业。但这也不是重点。
  我此番给你写信是为了开导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同样的道理,我之将受苦,一言一行也不坏!
  首先,我们做女人的得明白一个事实,那便是“女人并不是红颜祸水”,而男人正是“蓝颜祸水”。本来我也是小家碧玉,吃喝不愁的,自然明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道理,可《水浒传》里面也说了,我和武大郎无论智慧还是相貌皆是极不般配的,这我也忍了,毕竟女子当“三从四德”。很无奈的是,我终于深刻体会了那句话:“宁可相信这世界有鬼,也不相信男人这张破嘴。”西门庆甜言蜜语,软硬兼施地诱惑我,人皆有“七情六欲”,你说我能不被冲昏头脑么?我想你犯错肯定也是出于类似原因。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你还年轻,又生活在21世纪,定会“善莫大焉”。
  其次,我们当明白,男人不可靠,哪怕男朋友和父亲。说到底,我如此不幸的婚姻是父亲一手策划的,在钱权面前,男人有征服的欲望,女人也便真的成为衣服袜子什么的,脏了便换,不爽便扔!再说你,你最近表态说你和陈冠希相恋五年,那他就是你男朋友了,你想,你们那些秘密的东西原本应该锁在柜子里遮得严严实实,怎么可能随便就让人弄走了呢?所以,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把你和那些女人的死活放在心上,他们对钱或权的痴迷永远比对女人要纯粹得多。明白这点,你离“善莫大焉”又近了一步!
  再者,更要纠正人们普遍认为的观念,那便是女人的眼泪真的不值钱。女人爱哭,哭得多了,大家也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听说那张柏芝先哭了,你就别哭了,虽然你委屈更大,冤屈更深,你要强忍着眼泪,让观众哭,让别人哭,你自己一定要显示出自己的坚强,人家一看,定会想:“这么坚强的人啊,肯定是被人诱惑了。”这才是终极目的。相反,男人的眼泪倒是很可贵,而且不哭则已,一哭天下都会唾手可得,你看那刘备就是成功的典型。所以应该随时警惕陈冠希流泪,他一哭,好像有莫大的委屈似的,那么所有的罪过便是你的了,你“复出”更会“荆棘满地”。所以,他哭,你欲哭无泪;他表达道歉,你眼泪盈盈;他笑,你小声啜泣……总之,一定要牢牢地占据主动,毕竟一件极其错误的事情总是要有个人去承担的,而你不能成为这个“冤大头”。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要充分利用自己的资本,让男人成为你的跳板,帮助自己飞黄腾达。看看古代,武则天做得多好啊,那么多男人甘愿身在其后;好像现代也有个叫做章子怡的,一步步跳到好莱坞去了。先前那个张柏芝,如今传闻也在不停地“脚踹”陈冠希。你就不用给他加上一脚了,再踢他显得你不厚道。你应该继续发挥自己“很傻很天真”的本色,如此一来什么男人都爱你,而且你的言行和举止应该充分展示出自己犯错是因为男人的“很黄很暴力”。一言以蔽之,除非遇上真正值得彼此相爱的人,否则动什么也不要动真情!
  人太老了,啰嗦是难免的,但愿这次我能帮到你,然后我投我的胎,你复你的出。切记,只要按我说的去做,你离“第二春”就不远了。
  你的朋友:潘斤廉
笑点:18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