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猪八戒同志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朱雀

  在古典作家所创造的艺术形象里,知名度最高的、最深入人心、最妇孺皆知的,因而也是最为永垂不朽的人物,毫无疑问,是猪八戒同志。

  我如何将老猪称为同志呢?因为在西天取经这一壮举中,猪八戒吃苦耐劳、有始有终,建立了没有他就可能取不回真经的比较突出的功勋,他的缺点,他的种种劣迹,与他的成绩相比,显而易见,六比四,功大于过。一句话,猪八戒所犯的错误,均属人民内部矛盾。所以猪八戒仍然是一个同志,尽管够不上一个好同志。

  猪八戒曾是天蓬元帅,级别相当高,因调戏嫦娥--这严格说不算什么罪,追求爱情么--而被罚下凡界,投了猪胎。他的学历不详,但毕竟做过高官,因此不可能胸无点墨,否则,他怎么会使用拙荆一词呢(见《西游记》第十九回)? 这个词,在过去,是文雅之士对自己老婆的谦称。猪八戒有一段婚史,不长,三年而已,但他很珍惜这段家庭生活。其妻名叫高翠兰,这个名字通俗极了,即使现今,你随便打开任何一个派出所的户口登记簿,都能找出一堆翠兰。我的意思是,猪八戒始终生活在人民群众之间,他和我们血肉相连,他虽然参与了一场纯粹的理想运动,但他根本上是一个大俗人,由于理论修养欠佳,他压根儿就没弄清、也根本不去想弄清取经有何重大意义,他之所以没有离开取经队伍,是因为取经能给他带来名声。这犹如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什么半吊子、甚至一个文盲都动辄大讲一通马列主义,但我肯定,其中98%的人不懂 马列主义,反正我是一点不懂。但是经常讲讲马列主义,不是能给自己带来些好处么!?

  猪八戒在一场宗教活动中一举成名,而他本人却基本没有宗教信仰,因为他是一个俗人。俗人的特点是:不相信未来,只追求现时的、当下的人生享乐。俗人的享乐,无非是孔夫子概括的两点,食,色,性也。不是吗?猪八戒的所有微笑,都与食物和女人紧密相关,见了食物和女人,你瞧他的眼神儿,多么生动,多么深情,多么光彩亮丽!饭量很大,却没有孙悟空那样大的化斋本领;虽是个情种,又无唐僧那般撩拨女人芳心的容貌,所以八戒同志经常苦恼经常发牢骚经常要散伙要回到高翠兰身边。猪八戒的贪吃,使我想到中国人无论什么场合见面的一句招呼:吃了么?猪八戒的好色,又使我想起能让输钱的赌徒咧嘴笑的一句安慰话:赌场失意,情场得意嘛。除此之外,猪八戒的第三大享乐便是睡觉,无论怎样紧火处,他都要挤出时间睡觉,而且不择床,石缝间、草窝里、树杈上,他都能鼾声如雷,如此地从容洒脱,真如一句女人文胸的广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顺便说一句:已婚男人回到家里,也是朝床上一仰。

  有个贤哲说过:一个小丑胜过十个哲学家。猪八戒是个大丑,至少胜过20年哲学家、30个社科院士、60个卓别林、120个演艺界的政协委员。杰出的艺术形象,具有无限广阔的审美内涵,仅从性别这个角度看,猪八戒这一形象就高度浓缩了世俗男人的一切弱点,所以我们男人一看到猪八戒的形象,一提到猪八戒的名字,便无不露出会心的、非常理解的微笑。女人见了猪八戒,也是伸出玉指,点着他的拱嘴,骂道:你呀,真骚情,真坏!别以为这是真话,因为女人是说反话的老手。

  猪八戒在目下的经济建设中,也正身体力行地为拉大内需而贡献着、纳税着,其工作场所主要是美食娱乐城,以及润足阁、洗头屋、钟点房,只是不大去茶秀,因为该同志注重办实事,不爱玩虚的。

笑点:18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