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警车呼啸着像一匹受惊的野马在大街上一路狂奔。满秋戴着冰凉的手铐坐在警车里,旁边是哥哥满春。满秋的手铐就是满春亲手戴上的,因为满春是警察。
  兄弟俩默不作声,满春不停地抽烟,弄得警车里烟雾腾腾。满秋说,给我点一支。满秋从不抽烟。
  装卸工满秋不知道老板现在是死是活,但是他不后悔也不害怕,他觉得那一铁球就应该砸在那个该死的老板脑袋上。
  当时满秋是真的被老板气晕了。满秋腰弓得跟虾米似地央求老板,说老板我娘病了,做手术急等用钱,您看能不能先借点,求你了,说着用手背抹了一把正悄悄从鼻孔里探出头的鼻涕。
  老板白了满秋一眼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满秋你瞧你那熊样,有钱老子宁可扔给小姐也不借给你。别烦我了,我约了公安局的满春吃中午饭,马上就走,听说满春这小子要升科长了,想孝敬他的人多着呢。这些年满春可没少关照我,当然这块地盘上像我这样混的小老板也没少孝敬他,几条街上的饭店都吃遍了,我正发愁往后再请满春该把他拉哪去。跟你说这些废话也没用。
  满秋稍微直了一下腰,说满春是我哥。
  呸,老板一口唾沫狠狠地吐在了地上,然后夸张地怪笑着,说你怎么不说满春是你爹呢,满春八辈子会有你这样的弟,说瞎话也不看跟谁,我跟满春是老铁,他的事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他都跟我说80遍了,他妈出国了,他弟在国外做生意。再说了,满春要真是你哥,你娘有病还用得着你跟个孙子似地到处借钱?
  满秋又使了一下劲终于把腰伸直了,说我没说瞎话,你爱信不信,满春真是我哥。我娘不让告诉我哥她病了,说他是国家的人,忙的都是大事。
  老板咕咚咽下一大口茶,眯起眼睛用雾一样的眼神飘着满秋,飘得满秋直发毛。老板说满秋你不就是想借钱吗,费这么大劲绕弯子干啥,这容易,你只要让你老婆陪我睡一觉,什么都解决了,怎么样?
  老板依旧眯着眼睛,手里转着一对很大的健身球。他慢慢把脑袋伸向满秋,等待着满秋的回答。但是满秋就那么直直地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不识抬举的东西。老板把伸长的脖子使劲缩了回去,“咚”的一声把一对铁球放到茶几上,站起身就准备出门。
  就在老板转身的一瞬间,他听见了满秋杀猪一样的声音,让你娘陪你睡觉去吧!老板吓得一哆嗦,与此同时,一只铁球已经从满秋的手中飞出,导弹似地命中了老板肉乎乎的脑袋。
  满秋因故意伤人被判有期徒刑6年,满秋娘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就精神失常了,又哭又笑还口吐白沫。
  满春真的当上了科长,几个朋友很排场地摆了一桌庆贺满春荣升。满春喝多了,吐了一地,然后就哭了,说你们给我庆贺个屁呀,我根本就不配当科长,应该判的是我,我他妈应该进去呆6年,60年!
  朋友们瞪着茫然的眼睛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知道满春在说什么。
笑点:17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