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警笛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这天半夜,“呜啦——呜——啦——”凄厉的警笛声骤然响起,一辆警车风驰电掣般由远至近,“吱嘎”一声停在某机关宿舍大院的门前。警灯闪烁,慌得看门老头鞋都来不及穿,光着脚丫子从传达室跑出来,“咣”地打开铁门,恭恭敬敬地目送警车进去。
  这下子,大院里不少人紧张起来,王局长也是其中之一。说不清自什么时候起,他对嗷嗷的警笛声极为敏感,听见便心惊肉跳,加上近来反腐风声紧,圈子里的好几个朋友都出了事,今晚他本来就睡得不甚安稳,颠三倒四地好不容易才算入眠,警笛一响,他一个机灵又醒了,二话没说,先从枕头底下掏出药瓶吃了两片救心丸,然后支楞起耳朵细听。就听得声音越来越响,越响越近,他心烦意乱,盼望着警车只是路过。想不到警笛声在最响之时戛然停住,分明是在宿舍大院门口停下了,然后就是开铁门、驶进大院的声音,王局长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只能再巴望着老天保佑,与己无关。但事与愿违,警车驶进了大院后,听声音似乎正是停在了自己楼后,一阵“砰”“啪”的开关车门声之后,很快,令人恐怖的脚步声就在楼道内重重响起。
  “完了!”王局长脱口而出,顿时两眼一黑,四肢发冷。此时他老婆也醒了,耳听得自己夫君说完了,浑身马上抖如筛糠,伸过手去死死拽住夫君的手,本想找个依托,抓住后才发现夫君一手冷汗,比自己抖得还要厉害。此时,那拾级而上的脚步声,跟催命的鼓点似的,听来是震耳欲聋。
  对事发后的这种情景,王局长以前也不是没设想过,他想自己定会临危不乱、从容不迫。然而今天事到临头,脑中翻来覆去就两个字——完了,其它一片空白。他想不失风度地迎出去,但全身大汗淋漓,已然虚脱,无论如何也动弹不了了,别说走出去,连站起来也不可能了。
  脚步声停了,一点不错,正是在自己门前,接着砰砰的敲门声急促地响起,砰、砰砰、砰砰砰……炸雷一般,王局长万念俱灰,一时之间魂飞天外,口中便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还是夫人神勇,见夫君脸色苍白、气若游丝,眼看着已指望不上了,听到敲门声渐急,她只好一咬牙站起来,战战兢兢地出了卧室去开门。出去时还一步三挪磨磨蹭蹭,回来时却三步并作两步步履轻快,她欢天喜地地在浑身冰凉、七魂已去的王局长耳边说:“不是抓咱的,敲的是对门老宋的门。”就这一句话,便把夫君的出窍之魂勾了回来,魂魄一归位,王局长顿感神清气爽,身轻如燕,抬抬腚就站了起来。他拍拍胸口长长出了几口气后,对夫人说:“老宋也太不小心了,弄个宝贝儿子整天游手好闲,花钱如流水,又是买楼又是买车的,还能不出事?我早说过,老宋早晚会毁在他儿子手上。”夫人连连点头称是,也为老宋惋惜不已。而后,两口子蹑手蹑脚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热闹,一看之下,王局长颇感失望。
  为啥?就见对门的门仍未开,敲门之人却并非想象中的警察, 却是三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其中一个正是老宋的公子,这小子好像喝多了,人事不省地靠在一个同伴的身上,另一个人恁是不摁门铃,只管埋头啪啪砸门,嘴里乱喊乱嚷:“开门,快开门!”
  王局长转身拐到后窗,开窗探身一看,下面确实停着辆警车不假,不过这车看起来挺面熟,细一分辨,不由哑然失笑,心中这个气呀,嘿,就别提了。原来这车却是宋公子的坐驾,这小子不知从哪儿弄了套警灯警笛装上虚张声势,混充人民警察,竟差点把自己给吓死。这时候,一阵凉风袭来,王局长浑身发冷,这才觉出,跨下湿漉漉的,不知啥时候尿了一裤裆。
  夫人跑过来叫他过去,“快来看,老宋好像不行了。”
  王局长吃了一惊,爬到猫眼上一看,就见对门已经开了门,宋夫人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宋公子的酒似乎也醒了,正指挥着两个朋友往外抬老宋呢。老宋大概是晕过去了,双目紧闭,脸色铁青。
  夫人说:“咱出去看看吧,老宋咋病了?”
  王局长赶紧一把拉住她,“别凑热闹了,他是吓的。”
  “吓的?”夫人一惊,透过门镜细看,老宋脸上果然是一副惊骇至极的模样,她恍然大悟:老宋大概也不知道他那混账儿子在车上装了警灯警笛……
笑点:17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