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风儿我是沙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那年,太平镇国庆歌咏比赛,胡梦和柳絮同时选唱“你是风儿我是沙……”胡梦高大魁梧,柳絮小鸟依人,四目相对,像带负荷不同的电,顿时碰出爱的火花。
  婚后的日子浪漫而温馨。
  初春,胡梦去二组调解民事纠纷,路过叶文家门。她热情邀他歇脚喝水,胡梦顺水推舟坐下,一解渴,二来想从叶文处了解情况。
  叶文杏眼放电,胡梦心猿意马,望着美丽多情的叶文发怔。
  叶文用纤纤食指在胡梦额上戳下嗔道:“你呀,是个大傻瓜。”嫣然一笑,拿过他手中杯,身穿蓝色休闲装的叶文,似只蓝蝴蝶翩翩走进屋。
  “谢谢嫂子。”胡梦大梦初醒,浑身燥热,怏怏而去。
  叶文的老公是包工头,常年在外做事。一年前,叶文回家相教幼子。据说,老公金屋藏娇、包二奶……战争的销烟阵阵弥漫。厌倦了,叶文回家常住,眼不见,心不烦。不过,她为人热情大方,温柔多情,不轻佻,今天却……难道是寂寞难耐,欲红杏出墙?在胡家坪这弹丸之地,村支书却是公众人物,稍一不慎,被唾沫淹死呢。胡梦再下组,绕道而行。叶文的窈窕靓影从梦境出现。
  碧空如洗,弯月斜挂,温柔的夜风似快乐的精灵在田垌绕来弯去,胡梦满身疲惫地回到家。柳絮双眼红肿,倚坐床头。
  “你咋啦?”胡梦被柳絮伤心欲碎的模样吓住。
  “你还假惺惜惜咧!”泪似两泓不停歇的泉水顺着柳絮的脸颊淌下,她颤声地问:“家花没有野花香?”
  胡梦烦躁地说:“你发神经呀!”
  “那我问你,你和叶文是啥关系?”
  绯闻似瘟疫。胡梦知道柳絮已打翻醋缸,越辩似火上浇油……,他懊悔地说:“你别闷棒打人,拿出证据来!”
  柳絮右手似张开的驳壳枪,直指胡梦面门,冷冰冰地说:“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那天,胡梦因事去二组,远远瞧见叶文端坐门口,他想绕过,手机却响了。他无奈地摁下接听键。
  “你老婆满村造谣,你给我一个说法!”
  胡梦黯然说,“这事,只怕越辩越是一塘浑水。”
  “好吧,你晚上来我家解释。”
  “晚上……恐怕不妥……”胡梦斟词酌句,支支吾吾。
  “那好,我现在来拖你上床。”
  “别,我晚上去。”
  枣红色的木地板、桔红色的灯光,VCD正在播放“你是风儿我是沙……”胡梦心中一动。
  叶文一身淡妆,睨胡梦一眼,脸上出一片红晕,玉粒般的小牙,咬着红唇。叶文一低头,一咬唇营造出的意境顿时让胡梦想起那段名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不胜凉风的娇羞……”胡梦浑身着火激情灿灿燃烧。
  叶文杏眼含情,一头扑入胡梦怀里……
  “叶文,你……你……”胡梦想拒绝,却激情汹涌,理智的小舟被欲望的洪水淹没……
  “叶文,你为什么要这样?”缠绵许久,胡梦从激情中清醒。
  “都是你老婆逼的。”叶文梳好零乱的秀发,说:“我喜欢你不假,还没有准备跟你上床,我不愿枉担虚名。”
  “可一旦跨过这道门槛……”
  “你养不起我,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我的心门永远为你敞开。”
  疲惫地走回家,已是静寂的深夜。
  红红的烛蜡似流泪燃烧,柳絮伏在桌上睡熟,胡梦轻轻摇醒柳絮,问:“你咋啦,弄这么多菜?”
  柳絮欣喜地说:“今天是我们结婚十周年呀,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她打开VCD,熟悉的音乐渐渐响起:“你是风儿我是沙……”
  泪水模糊了胡梦的双眼,那是愧疚的泪。
笑点:17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