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的乡情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雪虽然停了几天了,但李婶的院子里,还积着厚厚一层。
  二叔的脚步很轻,当他走进屋去时,李婶居然没有听到。
  二叔在李婶对面坐下来。他坐下的时候,李婶才把目光从一个很旧的照片上挪过来。
  你怎么来了?李婶说。
  我上街买菜,路过这里。
  又过年了,李婶感叹道。
  是啊。
  近来还好吧。李婶问。
  二叔点点头。
  简单的问候后,两人都没有说话。
  许久,二叔望着那张很旧的照片打破寂静:怕有几十年了吧?
  李婶轻叹了一声:32年了。
  那时候,我们还都是半大孩子。
  二叔笑笑。
  李婶也笑笑。
  照片上的姑娘梳着长长的辫子,很美。
  二叔吁了一声:那也是个年三十吧,那天我去找你,你正提着灯笼……
  李婶轻轻说:你说灯笼下面有个小老鼠,我说哪有,你骗我……我虽明知你在骗我,却还是忍不住反过来看了……
  二叔不好意思笑笑:灯笼着了,把你那件花格袄烧了个窟窿,你闹着要我赔,我说我赔,什么都赔,连人都赔你算了。
  李婶低下头,没说话。
  二叔轻叹了一声:那还是个年三十吧,我去找你,却看见你屋里坐着个陌生男人。
  李婶说:是娘不让我见你。
  我知道,那个男人比我有钱,他是城里人。
  他是我一位远房表亲……
  二叔叹了声说:年刚过,你就和他走了。
  李婶又低下头。
  二叔看了她一眼,缓缓说:那天,我躲在树后,眼看着他用自行车把你带走,他嘴里吹着口哨,摇头晃脑的,我真差一点冲上去,把他摔下来。
  ……
  望着你的背影,我发誓一定要比他有钱。后来,我到你们附近一个建筑队上干活,我拼命地干,哪里脏去哪里,什么活累我挑什么。
  ……
  我渐渐得到了领导的赏识,由此,我一步一步走了上来,最后做到了总经理的位子上。
  ……
  这些年来,我暗中不知来了多少趟,但发现他对你挺好的。直到我听到他出事的消息,我一阵狂喜,我从来也没这么激动过,即便是我当年坐上总经理之位时,可当我照镜子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老了。
  二叔的声音有些苍凉。
  李婶的眼里闪着泪花。
  二叔抓过她的手,紧紧地握着。
  许久,李婶把手抽了回来,说:你看,天都黑了,你回吧。
  二叔没有动,他俯身从随带的提兜里拿出一件羊绒上衣来,说:那年我骗你烧了袄,一直没赔你,你看这件中不?
  李婶说:都这些年了,还提它干啥。
  二叔说:再过这些年也忘不了,欠你的,我早晚要还你。
  说着,把羊绒上衣披在李婶身上。
  李婶说:老了,都五十的人了,穿这个还合适吗?
  二叔说:不,你没老,在我眼里你永远年轻。
  羊绒上衣穿在身上,竟然不肥也不瘦。
  李婶白了二叔一眼,说:亏你是个男人,眼光还挺准的。
  二叔讪讪一笑:谁叫你深深地刻在我脑海里,怎么能忘呢。
  这时,窗外空中升起了五颜六色的焰火。
  又过年了。李婶默默地站在窗前。
  是啊。二叔站在她身边轻轻地说。
  两人都看得出了神,许多儿时的记忆慢慢回到眼前……
笑点:17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