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老赵和大钱关系不错,两人走得挺火热。老赵家儿子考大学、女儿出嫁、乔迁,大钱都去了人情。老赵生病了,住进医院,大钱不知从哪打听到了,拎着营养品看望老赵。
  老赵说什么也不收。你看我这里堆的,哪吃得了,不是浪费吗?你带回去。
  大钱说,你嫌我来迟了是不是,我这段日子在党校学习,昨天回单位,要不是我多嘴问了你咋没来上班,差点就耽误来看你呢。我还责怪你嘴紧,瞒着我呢。吃盐米谁不生病啊?这点小意思,给你补补身体,我带回去滋补,不成弥勒佛了?
  话说到这份上,老赵也就收下了。
  老赵总觉得欠了大钱人情债太多。而且有阴天挑稻草越挑越重的趋势。来而不往非礼也嘛。大钱父母早亡,又无兄弟姐妹,也不知是啥原因,俩口子加起来一个花甲了,就是不生育。夫妻俩身强力壮,没啥病灾的,硬是不留给老赵还情的机会。老赵心里实在堵得慌,便竭力怂恿大钱去看看医生。大钱老婆要是“开怀”,他老赵就有机会还情了。可大钱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还振振有词地说,中国已经出现了不少丁克家庭嘛。老赵催得烦了,大钱就说,你也真够唠叨,小姐不急丫环急啥?!
  人情难还,老赵怎么不急呢,老赵在单位平头百姓一个,又不当领导,能心安理得收受大钱的人情么!借一升米得还一斗米呢。老赵巴不得大钱夫妻俩闹点矛盾,直至离婚,大钱这样的年纪,还能不找老婆,找到老婆,接着就是生孩子。还情的机会就会络绎不绝地创造出来了。可是,人家俩口子风平浪静,总不能棒打鸳鸯吧。
  机会终于盼到了。大钱的岳父死了,这次,办公室统一安排凑份子,每人五十元。大钱的岳父只有五十岁,属英年早逝。大家叹息。老赵呢,心里掠过丝许高兴。他甚至认为大钱岳父死得太及时了。听说,大钱不久将异地调动,很远,那以后,想还情也不方便了。
  老钱想多凑些,又觉不妥,大家都五十元,你鹤立鸡群,其它同志有意见,关系挑在眼泡上。老钱寻思补求追加的办法。他装作不知道单位集体凑份子,单独行动,花了四百多元买了毛毯之类祭品,打听了大钱岳父所在的村庄,自买纱帽,只身寻到那里。刚到村口,果见一家在办丧事,老赵不由分说点燃了手中的鞭炮,那人家负责接待的人也点燃了迎接的鞭炮。老赵把毛毯交给了接待的人。好半天,他才知道张冠李戴了。大钱的岳父家在村庄另一头。按照农村风俗,送了的丧礼不能往回拿,老赵口袋也没揣二发本钱,只好自认倒霉,落荒而逃。
  大钱办完丧事回单位。老赵说,这次实在对不起你岳父大人了。大钱说,你不是花费了。千里送鹅毛,礼轻仁义重嘛。老赵就说,单位凑份子,我不知道。但我确实去了。老赵就把送错丧礼的事说了。大钱说,你呀…亏得你送错了,要是那一家没死人,单位集体凑了你份子,你又单枪匹马去了,反而坏了彩头,双喜(死)临门,忌讳。
  虽然没摸准坟头就哭,但老赵心里平衡许多。反正我老赵是花了那么多钱,阴差阳错,大钱虽然没收到这份丧礼,显然心领了。
  不久,大钱出差,遇了车祸。消息是老赵老伴告诉老赵的。老伴说,都是你造的孽,大钱遭了你的咒身了。大钱今后调动,你把人情包重一些,不就得了。这下,人家单位要大钱么?老赵半天不作声,反思上次还情心切,自己是太荒唐。大钱不恨自己才怪呢!那时自己咋就忽略大钱调动呢?老婆说,你还愣在那里干啥,还不快揣上几百块钱,到单位打听大钱在哪家医院。老赵一机灵,心想,这回可以堂而皇之地还情了。老赵来到单位,见大钱在办公室。心里纳闷,出了车祸,大钱怎么坐在办公室海阔天空?大钱命大,一个车上十来个人,死了几人,伤了几人,大钱一根汗毛也没碰着。当时也吓晕了,被救护车送进医院。老赵像听天方夜谭,许久,插进口袋里捏着那几张票子的手,才慢慢地松懈开来。看来,这个人情又送不出去了。
  大钱有惊无险,大家在饭店为大钱压惊。席间,老赵无意中触摸到口袋里的几张票子,滋生了些遗憾和惆怅。问:大钱,你不是要调动吗,怎么至今一点反应也没有?大钱说,不调了。老赵问:咋轻易改变主意了?要调就趁热打铁。大钱说,人是老的好,我是舍不得这帮兄弟。怎么,你这么关注我调动,嫌我多余啦,真忍心把我朝外推?!老赵红了脸,结结巴巴地声明:不是,不是…树挪死人挪活嘛……
笑点:17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