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面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为了防止自行车出入厂门高速行驶,只在侧门旁挂一个“出入下车”的告示牌是不够的,还须给这道门横一道门坎。
  可是这门坎砌多高为宜呢?老弱病残和女同胞主张低一点——省得出入掀车;保卫科的男同胞主张高一点——免得出入不下车。委决不下,基建科不得不呈上报告,列出15公分和30公分两个高度,请厂长定夺。
  姚厂长着眼于门卫安全,就高不就低,大笔一挥……于是侧门就有了30公分的高门坎。
  尽管怨声不迭,但这道门坎总是居高不下——一高就是9年。
  9年不算短,姚厂长的儿子都满12岁了。
  自此,姚厂长家中就有了第一个出入厂门骑自行车的人。
  一天,姚厂长的儿子带着满脸的鲜血和眼泪从学校回家来。
  孩子说他是扛自行车进厂门时跌伤的。
  被流淌的鲜血吓慌了神的姚厂长夫妇立即把儿子扶进桑塔纳,匆匆赶往医院。
  途中,姚厂长对儿子说:“别哭了。男子汉嘛,哭什么?人生在世,难免要跌跤。只不过——跌下去时,你要尽可能地用手触地,千万别伤了脸面。你看你,你看你现在这一副面目全非的狼狈样子,怎么见人!”
  轿车驶出工厂大门时,厂长夫人指着侧门说:“依我看,这不怨孩子。只怨这侧门门坎太高。如果低一点,孩子就不用扛车子,推着就进厂了。你是一厂之长,就不能叫换个低门坎?”
  “真是妇人之见,一个大工厂的门坎,能因为咱们的孩子跌伤了,就说这门坎的高度不合理,就叫换一换?——真是岂有此理!”稍停,姚厂长又说:“你给我记牢:切不可对外人说孩子是在这门坎上跌伤的!”
  次日一大早,姚厂长去厂门口转了转。进门时,还特意用鞋底擦去了孩子受伤时留在门坎上的几点血渍。
  上班之后,姚厂长拨通了基建科的电话。他说:“……最近我在厂门口看了看。那儿的门柱有好几处被汽车碰烂了,地板有好几处裂缝了……有碍观瞻,实在不像一个大工厂的门面,要尽快修整。一个工厂的大门,就像一个人的脸面,该整容就要整容,该打扮就要打扮。总是破破烂烂的怎么行?……我批给你们5吨500号水泥,用来整修厂门内外的地面。具体做法是:先把旧地面表层掘烂,然后在上面厚厚抹一层混凝土。要从长远利益考虑,不能凑合。加高的厚度不得少于20公分。限你们10天完工。”
  10天之后,人们发现不仅厂门内外的地面已然焕然一新,而且自行车平平稳稳就能推过门了。原来的高门坎呢?高门坎怎么不见了?
  其实那道门坎,压根儿就原样未动。
笑点:17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