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婆的煤炉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傍晚,我去阿英家里串门,阿英住在单位一栋旧式住宅楼的顶层。我来到楼下的时候,正好一楼的阿婆在楼道里煽风点煤炉,浓浓的烟雾夹杂着一股刺鼻的怪味,弥漫在楼道里,我捂着鼻子,屏住呼吸爬了六层楼,到了阿英家门口的时候,差一点儿就窒息!
  阿英开门把我让进屋里,马上又把门关严了。
  那天天气很热,被太阳烤热了的屋顶不断地向屋里散发着热气,阿英家里没有装空调,一进门,就像是进了一座大蒸笼!我受不了,要阿英把门打开透透气。门一开,一团烟雾就从外面往屋里扑,阿英马上又把门关严了,朝我苦笑,说:“没办法,捱着吧!”
  我问她:“她家总这样吗?”阿英说:“差不多天天是这样。”“你怎么不跟她说一下,让她别在楼道里烧?”阿英说:“我不说。下面二楼三楼离她家更近,熏得更厉害,他们都不说,怎么轮到我去说?”
  过了一天,我碰到住二楼的大李,我问他:“一楼的阿婆在楼道里烧煤炉,搞得整个楼道里都乌烟瘴气的,你跟她住得近,应该跟她说一声,让她别在楼道里烧。”大李说:“说了得罪人,我才不去说。我住二楼,紧走几步就到家了,门一关,碍不着我什么事。要说该阿英去说,她要爬六楼,最遭罪的是她。”
  住得最高的和最低的都不说,中间几层是什么态度呢?
  三楼的小刘说:“大家都是平头百姓,谁听谁呀?说也是白说。这事该当官的去说。当官的不说,要我们说?”
  他指的是四楼的王工,王工是车间副主任,大小也算是个官,他怎么不说呢?那天我去车间办事,问他,他哈哈一笑:“都说你是聪明人,我看像个糊涂虫:我是管生产的,还有责任管那种事?楼道里有楼长,这事归楼长管。”
  他说得也有道理,既然设了楼长,这事就该楼长管。楼长住五楼,过了几天,我碰到楼长,问他,他说:“楼长算什么官?有职无权,给大家跑跑腿办办事可以,要管事还得靠大家,搞好住宅文明建设人人有责,大家的事情要靠大家来管。”
笑点:17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