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的太阳日日新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我在新浪潮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一坐就是三年。
  三年里,我唯命是从,唯言是听,谨小慎微,战战兢兢,生怕有半点儿疏漏,不敢有星点儿怠慢。
  我不想给她添任何麻烦,更不想给她留任何不愉快,更更不想给她增加任何心灵创伤。
  因为我有负于她。在她花红叶绿年纪里热切地盼望着我的爱情时,我却背信弃义把誓约撕得粉碎背叛了她,同别人结了婚,害得她四十好几至今独身。而今,我时运乖舛,落了个“下岗”干部,是她的同情和怜悯使我又有了饭碗,我怎么能好意思再给她添麻烦给她不愉快给她心灵创伤呢?
  我三年中千万遍告诫自己:万万不能!万万不能!
  我以为我这样能慰藉她的心。可是,我还是把她惹生气了。
  那是初夏的一天,我早晨照例七点钟上班,先把她的宽大的办公室打扫干净,又去打扫走廊。她八点差一刻到了。她总是这样。她见到正在拖地的我,说:“长山,今年公司效益不错,你去买几台空调装备装备办公室吧!”显然她很高兴,她创办的民营企业走到这一步不容易。
  她高兴我也高兴,就说:“好咧,买几台?什么牌子?”
  她说:“一个办公室一台,买海尔的吧。”说罢她开门进了办公室。
  我赶紧洗了拖把,进办公室拿笔记本记了她的“指示”。一想,还没问清,就敲开她的办公室门,哈腰含笑问遭:“买啥样式的?总经理。”
  她没责怪我,稍一思索,说:“买一台柜式的,其他买成壁挂的。”
  我点头说声“好”,就离开了她办公室。
  我骑着自行车,哼着小曲进了家电商场,商场里空调琳琅满目,我瞪大眼睛四处里找“海尔”,没找着。问服务生,服务生说“海尔”刚脱销。我扫兴而归。
  我又敲开她的门,说:“总经理,‘海尔’空调没货,你看再买啥牌子的?”
  她抬眼冷冷问:“有没有‘格力’的?”
  我吱唔着:“我……没留意。”
  她低头去看她的文件,不语。我悄悄倒退出她的办公室。
  我又骑着自行车,没哼小曲,来到家电商场,进门就问服务生:“有格力空调吗?”
  服务生说:“有,刚到货。”
  我心花怒放起来。动手买吧?一想,不妥。总经理没再“指示”呀!
  我再次敲开她的办公室门,哈腰含笑问道:“总经理,有‘格力’的,买不买?”
  她正在低头看文件,半天没抬头。风平浪静的脸霎时像刮起大风,顷刻要掀起滔天巨浪。我吓蒙了,刚才还含笑的脸像混凝土浆水灌注了一样,凝固住了。
  继尔,她的脸又恢夏了风平浪静,抬头叹气道:“长山啊,你怎么这个样子呢?!”
  我尴尬地笑。唯唯诺诺的样子不像个大男人。
  她指了指老板台一边的三人沙发,面无表情地说:“你坐吧。”
  我退着往沙发上坐。坠力过猛,沙发又软,差点儿倒翻跟头。这是什么地方?玩这杂技?我赶紧顺势弹起,屁股轻挨着沙发,像蹲屎一样。双手五指并拢,贴于膝盖处,——这叫正襟危坐!
  她笑了。笑出了泪花。
  她用洁白的手帕沾了沾眼角儿,起身在办公室踱步,婉然笑着说:“长山啊,有句话叫‘东方的太阳日日新’。太阳的今天不同于昨天,太阳的明天不同于今天。人也如是呀!你不能老是昨天、昨天、昨天,在昨天里一停三年。你应该战胜昨天的你,超越今天的你,争取明天的你!懂吗?”
  我羞愧地点点头。
  她继尔说:“德国人尼采说过:‘一个人不断超越自己,才能获得伟大的无穷的希望’。我希望你忘掉过去。战胜昨天的你,超越今天的你,争取明天的你!”
  我折服得几乎要跪倒啦!
  她回到办公室拿起内线电话:“财务科吗?叫科长来一下。”
  我的头嗡地一声。这下子可完啦!我以为她让财务科长结算我的工钱,炒我的鱿鱼。
  不一会儿,财务科长敲门进屋。
  她对财务科长说:“你支给长山30万元现金,现在就办。”
  “我的天!支给我30万元现金干啥?哪有那么多工钱?”我想。
  财务科长点头,含笑离开。
  她又高声对我说:“借给你30万元你去注册公司自己干吧,在我这儿扼杀了你的灵性!”
  我茫然不知所措。想要说什么,见她执意地摆着手,下了逐客令。我不得不退出。
  临出门,她又重复说:“记住,东方的太阳日日新!”
  她,就是三十年前我的初恋——海花姑娘。
笑点:179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