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女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唐山地震的那年冬天,幸存者查建春带着女儿艾英回到他的故乡临河村。无情的灾难夺去了妻子和儿子的命,神志不清、智力不全的小女艾英已成为他唯一的亲人。
  艾英已经二十三岁。查建春此行是要在家乡为女儿找一个安身之地,找一个终生能照顾她的人。半月后,笃诚厚道已三十有二的羊倌儿水成了艾英的丈夫。
  痴女成为水的女人后,每天除吃饭睡觉就是呆坐街头,别人跟她搭腔,回答也是一些不太完整的话。有时水放羊回来晚了,艾英也会从门口那方石礅上走向村口,两眼望着村外。等看见了水和羊,听见了“咩”的羊叫声,痴女脸上即刻绽上了笑容,会“咩咩”地喊着跑向归家的羊群。
  后来,艾英有时候也跟着水到村外路边到河滩上放羊,痴女艾英从水手里夺过羊鞭,轻轻在空中挥,或胡乱地打在羊身上,看羊在河滩上乱跑,就“咯咯”地笑,喃喃地喊“羊,羊”。
  这样过了好久。
  有一天,痴女拉着水的手,指着村西的方向,对水说:“坐火车,坐火车,唐山。”村西几里外是贯穿南北的京广铁路。水知道她是想家了。
  水就想法劝艾英:“那火车出毛病了,坏了,不通了,等修通了我们就坐火车走,就去唐山,好不好?”艾英痴痴地看水,信任地向他点头。
  水依旧每天将一群羊赶出赶进,依旧疼爱地为艾英端饭端菜,照顾艾英睡觉起床。这期间水求人给唐山的岳父写了封信,说艾英想坐火车,想回唐山了。
  信发出没多久,艾英的父亲回了一趟临河村,为艾英带来了满满一包东西,有衣服、点心,甚至还有供艾英消磨时光的玩具。
  看见父亲,艾英的泪扑嗒扑嗒掉下来。艾英的父亲问水:“你惹她生气了?”水说“我不会的,艾英已是我的人,我不会的。”
  艾英父亲离村回去时,艾英扯着父亲的衣角一直跟呀跟。父亲长长地叹口气,让水拉着艾英往回走。
  一年后,艾英有了身孕。水不放羊了,水把那群羊卖得只剩下几只大奶羊,为了孩子出生后,给孩子挤奶吃。水很周到地照顾艾英,为她端饭,为她换洗衣服,为她端水洗脸,一张呆痴的脸被他洗得白白净净。水对人说:“艾英其实不丑啊,脸儿白白净净的。”水有时领着艾英村里村外地转,太阳落山了才回家,母亲已将饭做好,水和艾英趴在一张桌子上一起吃饭。吃了饭,水再烧一大锅开水,为艾英洗身子,把艾英的身子也洗得白白的。洗着洗着,水还府在艾英的肚子上听肚里的娃娃动。水很庄重地对艾英说:“艾英,孩子在肚里喊你妈呢。”艾英这时候表现得很温顺,艾英跟水相处得很恩爱很融洽。
  秋忙时,艾英的肚子越来越大,水安顿好艾英掂着镰刀去地里收庄稼。—切很正常,水每次从地里回来,艾英总腆着肚坐在门口石礅上,见他回来,就显得很兴奋。
  这天傍晚水又下班回家,却未见石礅上有艾英。水匆忙问母亲,母亲说:“刚才还在那儿坐着呢,你看,我忙着做饭……”
  水满街里找,满街里问。水忽然想起前几天艾英又提起坐火车的事,就疯一般向铁路上跑。
  水沿铁路跑了好长一截,终于在降落的夜幕中看见前方的铁路上站着一个人影,水跑过去时看见艾英腆着肚沿着铁路向北走。“艾英,艾英”水把声音放到了最高度,简直是声嘶力竭。这时候一列绿色的列车正由南向北来,水在喊声中看见艾英在拼命地向飞驰的列车挥着手,挥着手。“艾英,艾英,快下来!”列车发出了疯狂的嘶鸣,水飞一样地拨开脚步,他想起岳父对他的嘱托,想起艾英怀着他的骨肉。艾英还在固执地挥着手,一切都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列车疾驰而来,疾驰而来。水在以一种超本能的速度与列车赛跑。一场悲剧就要发生了……
  跟在水后边的人看见一个奇迹:水抱着艾英滚到列车奔过的铁轨旁,竟然安然无恙。惊魂未定的水淌着泪水对跟过来的人说:“我不回家了,我跟艾英到车站等车去唐山,你们给妈捎了信,等过几天我回来后再收秋。”
  水拉着艾英一颠一颠地向车站走去。
笑点:17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