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意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屋檐下挂着三两滴雨,墙脚的青苔正绿,一个青葱似的女孩,坐在屋角小凳上呆呆凝望。
  她就是小意了。一个极是婉约的女孩。
  那个时候,我六岁,她应该十八九岁了。村里的人寻我的开心,问:“那个小意给你当老婆要不要?”
  我看看小意,小意已露出灿烂的笑脸,我大声说:“要!”众人大笑。
  小意也笑,不过她马上红了脸。
  小意和我住得很近,几十步而已。我经常到她家玩,每次去,她每次都会抱我,于是我常常流连忘返。
  我妈说:“小意,索性认个干儿子吧。”
  小意说:“嫂子,哪是干儿子,是我的小老公。”我妈就哈哈地笑得眼里都有了泪。
  六岁,我哪知道什么是爱,只知道谁对我好。小意肯定是对我好的。
  我怕打针,但每每打针时,我妈会说:“小意来了,让她看到多没面子。”
  于是我便不哭了。
  对于小意的记忆,也许如此而已。若没有一次偶然的邂逅,那个叫小意的女孩会慢慢在脑海中淡去,淡去,一直到虚无。
  这个秋天的第一场雨,我感冒了。我抱着儿子送母亲回农村,在集镇上等车的时候,远远的走来一个女人,她打扮很入时,头发黑黑的,她大声问农用中巴司机:“人坐满了开,还是现在就开?”司机爱理不理的,靠在座椅上睡觉。
  女人就走远了。
  母亲说:“小意。”
  我那刻不知道小意是谁,过了半晌,我觉得母亲为什么会说一个人名字。
  我问:“小意是谁?”
  母亲说:“就是小意呀,那个你小时候经常抱你,你很喜欢和她玩的那个小意。”
  脑海中就闪过一个人的影子,慢慢清晰起来。随着母亲说着小意的现状,那个坐在屋角阴影里的小意似乎清晰可见。
  车快开的时候,小意上车了,后面跟着一个高过她半头的男孩。母亲问:“小意,回家呀?”
  小意说:“嫂子,你这从哪儿来?”继而她指指我,问:“你是不是……”
  我妈说:“我儿子呀。”
  小意就笑了,说:“多年没见了,我都认不出来了。”小意就笑了,她的笑,我似曾相识。
  小意很开朗,一路上不停地和我说话,说着说着就说起了我的童年,小意比划着说:“那个时候,你才那么高,叉着腰说,小意姐姐,你要给我当老婆。”
  我有些不好意思,但小意很快乐。小意说:“岁月不饶人哪,我现在都快奔五十的人了,儿子都快结婚了。”
  小意中途下车走了。
  我本来想问母亲,是谁娶了小意,小意的日子现在好么。但这些问题我觉得很唐突。
  回到家后,我看到老屋边的那棵意杨已成参天大树了,当年,它只是一棵树苗。
  岁月,毕竟太长久了啊!
笑点:17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