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谱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文君想编一部家谱的念头由来已久,早在他求学时代,就有这个想法了,可惜他的父母是年轻时代就离开家乡的,七十年代才生下他,有关祖辈的事,他只是从父母的嘴巴里零零星星地得知一些,根本串不成线。尤其使文君感到困难的是,待等他学业完成参加工作后,真想编一本家谱的时候,父母亲均先后双双告别人世,使他大有一种英雄空怀凌云志、常使泪水湿衣襟之感。这几年中,他曾想方设法与老家联系,试从仅存的几个表亲那里找到些许有关他祖辈的史料,遗憾的是那几个表亲不是两眼一抹黑的文盲,就是长辈均已亡故的断层人,有关文君祖辈的事情,几近空白。无奈,文君只好在心底唉叹:看来这辈子这个夙愿是难以得偿了!
  命运真会垂青人,就在这个时候,文君政治上进步显著,调到自己的家乡当了个副县长。文君想这下好了,他可以借在家乡工作的机会,好好地搜索一下祖辈的事,挖一下祖宗的根,把这本家谱给完成了。文君先找到县档案馆,后又到过县图书馆、县政协文史办,试着从那古纸堆里寻找到祖辈的史料,那怕片言只字也可以,遗憾的是,文君副县长快把那些地方都翻了个底朝天了,仍没找到一星半点他想要的东西。期间,文君也曾多次来到父母曾经生活的地方,试图从父母亲早年的同学亲戚朋友或左邻右舍那里采风,可惜沧海桑田,父母早年生活过的地方早就旧貌换新颜,人非物也非了。无奈,文君不得不陷入了绝望的困境中。
  文君为自己不能为祖辈树碑立传而伤心,这事几乎成为了他的一块心病,一旦空闲下来,他就会油然想起这桩夙愿,常一个人怔怔地呆在那里长叹短吁。这时,与文君同事的副书记见了十分好奇,便打探文君有什么心事放不下。文君如实向副书记一一相告。副书记听了,就对文君说不要急,慢慢来,说不定时间一长,自会有人找上门来向你提供你所要的资料与信息呢!这样,你就能如愿以偿实现自己的理想了。文君知道这是副书记在安慰自己,所以当时也根本没往心里去。
  然而,文君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文君来到家乡工作半年后,他心底的夙愿居然真的慢慢地实现了。就如副书记当时说的那样,果真先是舅妈弟弟家的三小子,后是婶婶大哥家的小女儿,再是爷爷的表弟的儿子的儿子,最后是奶奶堂弟的女儿的女儿等,一共六七门老亲就像从地下冒出来似的,都打听问讯地摸到了他的副县长办公室。更让文君喜出望外的是,他们先后都给文君带来了诸如家谱、书信等实物,提供了尽他们所知的有关文君祖辈的人与事。
  有道是互通血脉亲联亲,打断骨头连着筋。面对这一个个远亲老亲姑表亲,尤其面对这一片片一段段有关祖辈三代的人与事,文君高兴得心花怒放,感动得热泪盈眶,幸福得手舞足蹈,他当即根据众多回忆与资料,拟定了家谱的总体框架,充实了内里的血肉灵魂,并终于如愿以偿地实现了撰写家谱的心愿。
  然而,文君副县长的家谱还刚动笔,烦恼事就一件连一件接踵而来了,因为他的这些老亲远亲姑表亲们事情特别多,别说孩子择业翻屋建房借钱贷款这些大事了,就连父子不和邻里纠纷这类芝麻绿豆的小事,也都一一找他,请他帮助解决。可惜文君副县长本是一位两袖清风、一身正气的好干部,他本来就厌恶那种倚官仗势的不正之风,何况他的工资奖金本来有限,所以实在经不起这些曾有功于自己的亲戚们持续不断的折腾,以致后来他一听见有人求见就紧张,恨不能身长两翅腾飞而去。
  走投无路间,文君副县长只好向上级组织部门打了请调报告。临走时他屈指算了一下,从他调来家乡到离开,前后刚好一周年
笑点:17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