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大嫂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小巷口有家卖豆腐脑的,人称摊主胖大嫂。
  胖大嫂的豆腐脑儿甜的特甜,咸的特香。胖大嫂总是穿一身白大褂笑容可掬地招呼来来往往的行人。天长日久,有几个常客像“狗蛋”、“狗胜”的都能喊出名字来。
  胖大嫂的生意很红火。
  忽一日,胖大嫂的豆腐脑儿摊斜对面又冒出一家来,女主人黑黝黝的,额头上刀刻似地划出许多沟壑,拿条毛巾来回地擦着手,正扯着生硬的普通话叫卖。女主人身后摆放的桌子新旧不一,凳子大小不等,一只硕大的瓷盆放在桌上,断断续续地冒出缕缕青烟。一个十来岁的女孩捧着一摞干净白亮的碗朝盆边放,另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子领着一个更小的在一边玩石子,只有偶尔发出的笑声才给这边带来一点生气。同行是冤家。胖大嫂嘴角一挑,露出一丝冷笑。于是,胖大嫂的呼声更大、更悦耳、更笑容可掬了。第二天,又索性加了两桌子和四条长凳子。
  喝胖大嫂豆腐脑儿的人仍然很多。去黑女人那边的只是想尝尝新鲜或看到那边有空位。有时胖大嫂的豆腐脑儿很快卖完了,黑女人却还在叫卖着,声音似乎有些哀求……每当这时,胖大嫂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用眼角瞟几眼黑女人,心里甜滋滋的。
  一天,人称“灵通人士”的狗蛋抹去嘴边的豆腐脑儿渣,凑到胖大嫂面前神秘地说:“只要再加把劲,不几天,她准走。”
  “咋哩?”
  “嘿嘿,”狗蛋拿眼瞅了瞅黑女人,压低声音说:“你猜她是从哪儿来的?从很远的南方。家乡发大水,她男人给砸死了,她娘儿四个被人救了出来,上个月逃到了咱这里……”
  胖大嫂听后沉默了很久。
  后来,胖大嫂再也没有在小巷口卖过豆腐脑儿。
笑点:17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