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做到底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这年夏天,胡大侃去北京参观京华饲料有限公司。这可是全国的知名品牌,他想引进一套设备,大干一番。目前养殖业发展迅猛,他的生意也兴旺发达日进斗金。他是个精明人,经常到外地参观考察,学经验长见识,梦想有一天他的“兴旺”饲料也能红遍大江南北。
  火车站,通往北京的0142号列车到站了。胡大侃的一只脚刚踏上火车,忽然旁边挤过来一个妙龄女郎,她的一只脚也踏上了火车,慌里慌张地刚好踩在胡大侃光洁明亮的皮鞋上。女郎看了看胡大侃,忙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说着她掏出手拍,准备弯腰给胡大侃擦皮鞋。胡大侃往车厢里走了走,笑着说:“应该我说对不起。我的脚占了你的脚的位置,你的脚没处放才踩了我的脚。”他的幽默引人发笑,女郎也微笑着收起了手帕。
  穿过两节车厢,胡大侃找到了自己的位置——14号座。15号坐着刚才那位女郎,女郎向他笑了笑,笑得很甜,招呼他坐下。
  胡大侃预感旅途肯定会分外兴奋,能和这样天仙般的女郎结伴而行,他就是坐上十天十夜的火车也不会感觉寂寞劳累。胡大侃在小县城里是个知名人物,不仅仅是因为他办了个饲料厂,更主要的是他面善,同人见面一回生两回熟,三回见了不分你和我。不过他挺精明的,不是人人都能成为他的朋友,得看禀性。
  “真巧。”他说。
  “真巧。刚才真是对不起。”她显得很不好意思,有些娇艳有些羞涩。
  “我不是说过是我的错嘛。听口音你不像河南人,是吧?”
  “大哥真是好眼力。我是天津人,来河南做了笔小生意,现在想去北京玩两天,大哥也是去北京的吧?”
  “今天巧事都碰到一块了,我也去北京玩两天。不知小姐做啥生意?这是我的名片,请多关照。”胡大侃说着,把名片递给了过去。名片很精致,飘着柔柔的清香。他印有两种名片,在本地,他用本地名片——兴旺饲料厂厂长胡大侃;出外,他用另一种名片——兴旺饲料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胡大侃。
  “呀!你就是胡董事长啊?早有耳闻,我去过你的公司,实力不小啊!”她的声音带有磁性,胡大侃听着,心里麻酥酥地。女郎年轻漂亮,丰满腴润,身上飘着幽香,修长白皙的左腿时不时地磕碰着胡大侃,胡大侃乐此不疲。“我叫秦云芬,给天津一医药公司跑业务。你在天津有熟人吗?”女郎的话多了,神采飞扬,完全把大侃当成了知己好友。
  “天津?我怎会没熟人?我妹妹艳萍在天津上大学,名牌大学。”大侃得意洋洋地说,这是他在外经常炫耀的一件事,他常以此为荣。
  “你能将地址给我吗?我回天津后好去看看她,帮你问一下好。有啥困难我会尽力帮忙,也不枉今日我们相识—场。”女郎说得情真意切,深深地打动了胡大侃,他们素昧平生,她却如此的热情,怎不让他感动?天下的知己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不过,他没给她说地址,他推说忘了详细地址,学校大,人数多不易找。有她这句话,他说就备感受用了,不敢再有其他奢望。
  不知不觉,过了4个多小时,火车飞速前进,车外漆黑一片。虽有幽香的熏陶,虽有冰肌酥腿的碰击,虽有甜言蜜语的关怀,胡大侃还是有了些朦胧睡意,接连打了几个长长的哈欠,想抽根烟,伸手在口袋里摸了摸又缩回去了。
  女郎扯了他一下,他一惊,睡意全消。
  “胡大哥,讲个笑话解解乏吧?”
  “好啊,让我先说一个。话说一对父子正在院中吃午饭,父亲夹着一块肉刚送到嘴边,手一抖,肉掉在了地上。父亲说:‘到门口了却不进家,唉。’儿子正吃得喷香,接口就说:‘怕狗咬得呗!’”
  女郎听着笑着,笑着听着,笑声也是甜甜的。笑话讲完了,她的笑声却不止,反而越笑越厉害,最后双手捂着着肚子大笑。她直起腰,脸已通红却还想笑,身体有些支持不住平衡,跌在了胡大侃身上。胡大侃直感一盆火炭射入胸膛,香甜气味浸透全身,有些心旌荡漾。女郎忽感失态,坐直了身子,仍吃吃地笑着。
  在谈笑风生中车到站了。两人下了火车,各自东西,胡大侃兴致勃勃地离开车站,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钱包不见了,烟盒还在,他长长松了口气,自言自语说:“看谁厉害?钱包里的手纸够用两次的,幸亏这次多长了个心眼,将钱装进了烟盒,要不然……”
  北京之旅他很愉快,厂里生意很红火,转眼半年过去了。
  一天,胡大侃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传来了娇滴滴的声音:“是胡董事长家吗?”
  “是的。我是胡大侃,请问你是哪位?”他听这声音有些耳熟,就是想不起是谁。
  “我叫李芬,天津的,你的妹妹胡艳萍遇到了车祸,正在医院抢救呢!”
  “我妹妹?胡艳萍?车祸?”胡大侃吃惊地问。
  “我是她同学,我们一起去商场,没想到……我正在医院里,医院让交两万元手续费。请你务必尽快将款汇到天津××医院××账号,越快越好。等着做手术用呢!”
  “你搞错了吧?”他有些疑惑。
  “没有。我和艳萍亲如姐妹,我怎么会搞错呢?你做哥哥的就这么冷漠无情?”
  我再说一遍,你搞错了!”他的大脑信息库浮现出了此人的音容笑貌。
  “你这人是冷血动物啊!你妹妹假如有个三长两短,看你怎么办!”
  “好了。你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天,一切都有你负责好了。”胡大侃不耐烦地扣了电话,心里暗笑:“这骚娘们偷了我的钱包还想来敲诈我,真是用心险恶狠毒至极!”
  原来胡大侃的妹妹胡艳萍几天前已从学校毕业回了家,与北京的一家大公司签了合同,过几天就去报到。
笑点:17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