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老木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老木住在村东沿儿胡洞里,那胡洞朝西走通到村里的一条土路,朝东走是村外的一道沟,现在沟外筑起了通往乡里的柏油路,那条沟也填成了一道上柏油路的斜坡路。老木从来出门朝西走,从来没有朝东走,他今天傍晚不知怎么就想朝东走。
  老木弓着腰,在家门口转了一个圈,就朝东一直上了柏油路。他想不起自己来干什么,在柏油路边又转了一个圈,忽然就看到了一个钱包。老木捡起来打开一看,里边厚厚一沓“伟人头”,这才又想到今天仿佛是天意,一辈子没捡过一分钱,今天就捡了这么多。老婆的病医院一直说要手术,自己一直凑不起钱,这一下可好了。老木喜欢着走不到两步路,又想这是谁丢的钱呢。他想可能是谁来给家人看大病,带来的住院钱,钱丢了家人的命也就丢了。自己给老婆看病也不能让人家丢命呀!想到这儿,他拿起钱包就大喊:“谁丢了钱包?”半晌没人应声,村里没人把他当成个人物,即使听见的可能还以为他在发酒疯。老木想想又觉不对。要是穷人丢的钱会恁长时间不来寻?可能是哪个生意人的钱。老木对生意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村里办化工厂的老侯,老侯的化工厂成天污水横流,村里人患癌症、骨髓炎的越来越多了,包括老婆患的肾炎听说也是污水惹下的,现在井水一股子怪味儿都不能吃了。要是他丢的钱那就是昧心钱,老木拿起钱包就往家走。走了两步老木突然又站住。他想老侯虽然有钱却又吝啬又蛮横,要是丢了钱他还不去街上跳脚哭骂?肯定不是他的钱。老百姓哪里会有这么多钱?可能是哪位干部的钱。老木对干部印象最深的是村长赖大头,赖大头把村里的机动地都承包出去,收回的承包费都装进自己腰包,又是盖楼又是吃喝嫖赌,还把告状的几个村民打得遍体鳞伤。要是他的钱,那就是缺德钱,拾了不用是混蛋!
  刚回到家里,老婆却急急地问:“你捡老梁贵的钱了?”老木大吃一惊:“老梁贵的钱?你咋知道?”老梁贵是村里的烧窑专业户,近两年砖瓦掉价赔了钱,偏他宝贝儿子又得了白血病,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听见了老木的吆喝,才来家里讨钱。老木就一路小跑到了老梁贵的家。老梁贵一见老木就没命大叫“急死我了”,老木就把钱包递过去。老梁贵扭头对他老婆笑道:“咱家该好过了!”老木忽然醒悟一把夺过钱包说:“你说你钱包有多少钱?”老梁贵迟迟疑疑地说:“五六百?”老木说:“根本就不是你的!”老梁贵慌忙说:“不管有多少咱俩平分。”老木甩开老梁贵的手气愤愤地回家。
  这时已是暮色苍茫,老木走着想着这事没法处理颇觉苦恼。不知不觉间又走到拾钱的地方,忽然想到最好的办法是让它哪里来到哪里去,于是又认真回忆和揣摩原来拾钱包的地方,弯下腰把钱包小心翼翼放在原处。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家。
  到家一说,老婆却劈头盖脸一顿骂,说他太傻,太晕,太迷瞪,丢钱的人拾不着,不丢钱的人拾个大便宜,还不如自己花。她拉着老木急急地赶去,两个人在那里摸了半夜,却再也没找到那个钱包!
笑点:17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