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成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由善而恶易,由恶而善难。
  每当谈到了这个话题,人们便会向你讲起杨成的故事……
  杨成是在一个秋天的上午上山当土匪的。
  那天,正好是土匪头子白三爷的五十大寿,螺蛳岭上杀猪宰羊,好不热闹。杨成拿着两个空箩筐走到白三爷跟前说:“三爷,听说你要盖高楼大厦,我特地来为你挑砖挑瓦。”白三爷一下就喜欢上了他的机灵,站起来哈哈一笑,说:“你有心为我出力,我就送你一根扁担。”白三爷亲自把一只盒子炮送到了杨成手上。
  杨成自此入了匪道,成了白三爷的心腹。
  半年后,杨成已经把枪玩得滴溜溜转,百发百中,白三爷对他更加青眼有加。
  不久,白三爷带人下山抢劫时中了官兵的埋伏,弟兄们伤亡惨重,摆脱官兵的纠缠后,白三爷发现身边只剩下了杨成。两人跌跌撞撞地逃进了山林,躺在一株大树下张大了嘴喘着粗气。
  一个进山砍柴的乡民发现了他们,投来了狐疑的目光。白三爷呶了呶嘴,对杨成做了个拨枪的动作。杨成却迟迟不掏枪。白三爷倏地掏出枪一扣板机,樵夫应声而倒。杨成愕然道:“三爷……”白三爷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要是他把我俩的形迹告诉官兵,我俩还有命吗?”
  回到山寨后,白三爷疏远了杨成,让他做了伙夫,他说:“杨成这人心肠太软,干不了大事。”
  杨成长叹一声,离开山寨,投奔了金鸡岭的麻七爷。
  麻七爷手下有一百多个兄弟,经常在江南江北活动,他的名气比白三爷大得多。杨成到来后不久,便带几个兄弟,成功地绑架了当地大户周百万的独生子,麻七爷大喜。此后,有麻七爷的地方就有杨成。
  这年冬天,麻七爷带着杨成下山逛窑子时被仇家认出。麻七爷从妓院出来穿过两条巷子后,被闻讯而来的警察堵住了。混战中,麻七爷的右手被流弹打中,枪掉在了地上。杨成举枪一阵猛打,叫七爷快走。幸亏是在黑夜里,警察不敢过分逼近,麻七爷这才得以逃脱。
  杨成想起同村的王贵就住在附近,便带着麻七爷七拐八拐地来到了王贵家。王贵揉着眼睛打开门后,见杨成带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不禁吓呆了。杨成把手指竖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掏出两块光洋扔在桌上,叫王贵去烧点热水。好在没有伤着骨头,弹头很快就取出来了。杨成松了口气,替麻七爷包扎了伤口。
  此地不可久留,王贵把二人送到郊外。杨成突然指着王贵的后面说:“王贵,那个人是谁?”王贵刚一回头,杨成手中的枪就响了。王贵一堆烂泥似地倒了下去。麻七爷心里倏地抖了一下。
  四到山寨后,麻七爷便打发杨成下山,他说:“杨成这人心肠太狠毒,连朋友都杀,这样的人不能留在身边。”
  杨成无奈,只好去投奔老鹰山的龙九爷。龙九爷正为上次黑吃黑被对方打死了八个弟兄的事懊恼,闻听有人上山,自然大喜,见过杨成的枪法后,更是喜上眉梢。
  一个月后,眼线告诉龙九爷,明日午后,一艘满载大米油盐的船将驶过苇子湾。龙九爷立即调兵遣将。翌日中午,一艘吃水甚深的帆船果然从上游驶了过来。龙九爷一声令下,埋伏在芦苇丛中的土匪一齐开火。
  那艘船突然撕掉了伪装,露出了黑洞洞的枪口。两挺歪把子机枪吐出长长的火舌,打得匪徒们抬不起头。
  “不好,中计了,快撤!”龙九爷声嘶力竭地喊道,却只有杨成一人应了声是。龙九爷扭头一看,除了杨成,其余的匪徒都倒在了血泊中。两人连滚带爬,逃出了机枪的射程。逃到山坳后,一个放牛的老汉迎面走了过来。要躲已经来不及了,龙九爷对杨成使了个眼色。
  杨成拨枪不是,不拨枪也不是。
  “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如此迟疑不绝。”龙九爷不满地说。杨成一咬牙,拨出枪扣动了板机。
  倒下的不是放牛的老汉,而是龙九爷。
  从此,便谁也不知道杨成的下落了。有人说他皈依了佛门;也有人说他把原先的那两个匪首杀了之后,自己也自尽了……
笑点:17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