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不出的玩具枪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一个有风的下午,局长将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他笑眯眯地瞅了我半天,方才吞吞吐吐地说:“小王啊,机构要改革了,人员要减制了,有些人可能要自谋出路了。上午,我与几个副局开了一个碰头会,大家一致决定……我同情你是一个人才,笔杆子硬,可是几个与会的副局都说……”
  我的心格登格登地蹦了几下。在单位里,我只是一个毫无任何背景的小科员。忽然,我一下子想起近段日子单位里那些科员们一个个拎着一些神神秘秘的包、鬼鬼祟祟地忙活的缘由了。而我到现在仍无半点儿动静,不该我下课谁下课?
  这时,局长从怀中掏出了一把枪潇洒地一甩手,黑洞洞的枪口便像只魔鬼的嘴巴似的指向了我,吓得我一跳。
  我战战兢兢地问道:“局长,您、您想干什么?”
  “怕啥?这只是一只玩具枪。”局长得意洋洋地说,“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这真的只是一只玩具枪,大凡心中有鬼的人,初见这玩意儿,还真就怕它。这就是人性的弱点!”
  见我一头雾水的样子,局长又笑眯眯地说:“是这样的,几个副局正是看到你老实、木讷,不能悟出许多人性的弱点,所以才一致决定……唉,说实话,我也不想人才流失啊。可是,作为单位的一把手,我又得宏观把握。所以,经过我与几个副局们商定,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你把这只玩具枪给我送出去,甭管送给谁都行。送出去了,说明你已领会了人性的许多弱点,减制的事儿,我们可以考虑。要是送不出去,我也就无能为力了。这是一个看似荒唐的考核,但却极少有人通过这一关,去吧,祝你好运。”
  白送人玩具会没人要?我在心头暗笑局长像头蠢驴,就近敲开了一扇绿茵茵的防盗门。我认识,那是又一个部门局长的家。门开了,一个打扮得珠光宝气傲气十足的女人走了出来,问我,你有什么事?
  我嗫嗫嚅嚅地说:“我、我想送给你们局长一件礼物……”
  “礼物?”女人立即眉开眼笑地说:“请进吧……”忽然,女人的神色变了,她一眼瞥见了我从包中掏出的玩具枪。
  “你、你想干什么?”她睁大一双惊恐的眼睛,接着发出一声尖叫,“来人呀——”
  我扫兴而回。下午,我堵住了一辆车门。那是一辆奥迪车,黑漆漆的只能看见外面的窗玻璃。“笃笃笃”我轻轻地敲击车门。一个彪形大汉身穿制服(明显是一个警卫)摇下车窗门,探出一颗头,凶巴巴地吼道:“你有什么事?这可是我们……长的车……”
  大汉也猛地噤了声,他看见了握在我手中的黑洞洞的枪口。
  我大声说:“不要怕,成全我吧,这只是一把玩具枪……”
  然而,话未说完,车已绝尘而去,像只突遇暴雨仓惶逃命的甲壳虫。
  夜晚来临,我无精打彩地守在一家影剧院门口。这已是我第三十三次物色能够接受这把枪的人了。以前的三十二次,我都无功而返。我想,影剧院人多,挨个儿送枪,我偏不信……终于等到了剧终,我堵住了一个大腹便便的家伙。我好像早有先见似地对他说:“这件礼物送给你,但是你不用怕,这只是一把……”我一边掏枪,一边又说,“玩具枪。大凡心中没鬼的人,是不用怕的……”
  那家伙先还受宠若惊似的笑着,笑着笑着,他的表情便僵住了,伸出的手在颤抖。一声惊叫后,他逃了,肥胖的身躯撞得一个瘦女人东倒西歪。
  “抢劫啊!”人群开始像炸了窝的蚂蚁似地没命地奔逃。
  一队荷枪实弹的警察冲了过来,不由分说地便给我带上了手铐。他们说,就算你是一柄玩具枪,扰乱社会治安,也得跟我们走!
  我被刑事拘留三个月。在牢中,我苦笑,老王啊老王,你他妈真软球一个,白送人东西都难!
  三个月后,我出来了。我去玩具市场买了一把跟先前那把一模一样的玩具枪。我想,让我下课,怪我没能耐,枪是局长的,得还他。
  也是一个有风的下午,我敲响了局长的办公室。
  见我一身犯人服,犯人的发型,局长叹了一声气说:“小王啊,出来了?只可惜啊,出了这事儿,一切都晚了,我也无能为力了。你说说,好端端的人,咋去吓唬人呢?”
  看来局长早就知道我蹲监的事儿了。我苦笑了一声,事情出乎我的想象,我惟有苦笑而已。
  我嗫嚅着说:“局长,有件东西我得还您。”局长愣了一下:“东西?啥东西?”我笑笑,心中说,看来局长还真够健忘的。我拉开包的拉链,一只枪的枪口,黑黝黝的,便暴露无遗。我正想掏出,便见局长变了脸色,轻呼了一声:“枪!”
  接着局长全身都战栗了。我想说,这只是一只玩具枪,您给我的那只,您就忘了?我没说出口。局长早已口吐白沫,昏倒在了沙发中。
  三天后,局长笑眯眯地对我说:“小王啊,经过几位领导们的一致决议,你可以上班了。”
  我愕然。
笑点:1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