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和尚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一提三个和尚,人们自然会想到没水吃。其实,我这里说的三个和尚都不是和尚,是当初他的爹娘给起的乳名,老大叫大和尚,老二叫二和尚,老三叫三和尚,三个和尚是亲兄弟。至于爹娘为什么给起了这么个败兴的名字,三个和尚小时候都没顾得问,等如今想起来问问的时候,爹娘都上那边歇着去了。不过有一点是让爹娘懵对了,他们这三个和尚儿,由于种种原因(这是官话,实际是一个穷‘字)至今最小的三和尚都38岁了,可都还没沾过女人的边,倒真成了三条光棍和尚。
  今年夏秋两季北方大旱,庄稼近乎绝产,还没有入冬,三个和尚不单是没水吃,就连米面也没的吃了。咋整呢?长兄为父,一直当家主事的大和尚嘬着牙花子问老二和老三。
  是啊。咋整呢?二和尚磕了磕早灭了的烟袋锅,说,这么大的政府,也不能光照顾咱这小民呀!
  三和尚抽的是喇叭筒,只见他把被唾沫濡湿了大半截的锥子尖往坑底一摔,起脚又上去碾了一下,嘿嘿一笑说:老天爷饿不死瞎眼的家雀,走到哪说哪,到时候出神仙。说完,一扑啦腚出家门走了。
  俗话说,大磨、二邪、三尖。是说如有兄弟几个,老大老实磨叨(不利索),老二邪愣(急性子),老三尖滑(鬼点子多)。这话没准是瞎说,但对三个和尚是绝对准确无误的。在这个三条光棍的家里,老大负责做饭、缝衣;老二负责种地、喂养;老三则负责赶集上店、对外联络等事宜。光看这分工,人们也可知其一二。
  工夫不大,大和尚正二和尚对火的时候,三和尚又回来了。老大老二同时抬头看老三,只见三和尚把一把理发推子往破桌上一放,说:来,推光头!大和尚二和尚不解,三和尚说:咱哥仨叫人家喊了半辈子和尚,这回咱也解放思想,抓住机遇,发挥优势,开发一下咱这‘和尚’资源,发展发展。
  大和尚二和尚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瞪着4只大眼听三和尚穷嚼。三和尚又卷了支喇叭筒叼在嘴上,掏出村会计送给的一次性打火机噌地一声点着,吸一口,然后说:咱哥仨都把头发推光了,就当是三个和尚,咱们到南方富地方去要钱,不是要饭,叫‘化缘’,说什么庙要塌了,叫那些城里的人出钱积德行善。见老大老二还疑惑,三和尚一拍胸脯,甭含糊,准行!说完把推子递给大和尚,老大,先推我的!
  不大工夫,扔满锥子尖的屋当场上又落了一片夹着少许白色的乱发,三个和尚那三颗才剃完的光头像旱地里没长大的冬瓜。
  ……
  大和尚按约定化足缘回家的时候,三和尚早就回来了,连二和尚回来都半月了 。三个和尚又凑齐了,晚上喝庆功酒时,二和尚问大哥为什么这么多天才回来?大和尚叹口气说:咱是个老实‘和尚’,见了人就把咱旱灾的实情说啦,这些年人们让人糊弄精啦,没多少人信你说的真话。唉!二和尚点点头,然后又问三和尚:一样的‘化缘’你怎么弄得又多又快?三和尚诡秘地一笑说:我的哥哎,你们知道我见了人说啥?说啥?大和尚二和尚瞪起了4只大眼问。
  嘿嘿,三和尚又一笑,我说,‘哥儿们,兄弟刚从里面出来,借俩回家的路费!’得了,哈哈哈!
  大和尚低下头抽烟,二和尚拍了三和尚一下肩膀说:真是个‘三尖儿’啊!
笑点:17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