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债子还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李也欠我10块钱。10块钱,也许并不算多,但对于一个普通的中学生来说,却也不是个小数目。
  李也是我的同学。上周一说买东西缺五块钱,向我借。我想也没想就掏出五块钱借给了他。过两天,他又跟我借五块钱,说一起还,我迟疑了一下,但一想都是同学,没什么大不了的,便又给了他。
  李也向我走来,是还钱吧?他一只手插在兜里,像是捏着什么东西。我微微站起来,他走到我面前,看着我,顿了顿,把手伸出来,在我面前摊开。里面空空如也。他面不改色地说:“借我五块钱。”我有些吃惊又有些生气,便愤愤地说:“你还欠我十块钱呢!”他下唇微微一翘,一脸的不屑:“又不是不还了,父母都不在,借钱吃饭。都是同学,别这么小气。”我犹豫起来,不知该怎么办。李也的嘴翘得更高了,从鼻孔里“嗤”地发出一声来:“谁不知道你爸是大老板,每月给你的零花钱就成百上千的,不借就算了,我找别人借去,人家都比你大方。”我爸是生意人不假,也是确实办着一个挺大的公司,但他对我的零花钱限制得很紧,我也没有多少。可李也喊得很大声,同学们纷纷向这边投来注视的目光,再加上他脸上那怪得令人发麻的表情,我飞快地从兜里掏出五元钱扔给他,便再没说话。
  几天后,我一个人走在放学的路上,忽然看见李也在不远处,便快步走过去。我尽量平静地对他说:“李也,我现在要买个笔记本,没钱了。你把那十五块钱还给我吧。”这两天李也好像一直躲着我。我一直找不到要他还钱的机会。
  李也的眼白转了过来,又转回去,然后很干脆很清晰地说了一句“没钱”。我努力让声调别提高:“那明天怎么样?”
  李也的嘴角慢慢向耳根咧成一条细缝,声音从缝里钻出来:“没钱。”
  “那你什么时候能有钱啊?”我话语不禁大声而急促了。
  李也又斜了我一眼,没吱声,便径直走开。
  这一来可惹恼了我,冲他大喊道:“别想走!欠了钱你还有理了!这年头,欠钱的成了大爷了?我告诉你,明天你有钱也得还,没钱也得还!”
  李也停下脚步,转身走过来。他走得很慢,走到我跟前站住。我看见他眼里闪烁着一种光,一种恶毒而又痛苦的光。我心底里泛起一丝寒意。他使劲地咬着牙,像是努力阻挡喉间汹涌的声音。终于,他挤出几个字,但这已明显不是他原来想说的了:“再借我十块。”
  “你……你的脸哪儿去了?”我怒吼道。
  痞子气在他脸上弥散开:“你要是不借给我,我就不还你那些钱。”
  我愣在了那里,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所措。几秒钟后,血又全回到了我的头颅中。我掏出10元钱狠狠地摔在他面前,伴随着一句“无赖”,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但不知怎地,我竟隐约听到了抽泣声。我怀疑是我听错了。
  我和李也的关系急剧恶化,常常几天不说话,即使说话也是我一句“还钱”,他回一句“没钱”,便再也不搭理对方。看来还钱,是遥遥无期的事了。
  这天,我负责收一张表格。一摞表格在桌上放着,李也低着头走过来,鬼鬼祟祟地将他的表格掖在中间,然后慌慌张张地走了。我顿时感到异常奇怪,他的表格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呢?便抽出来一看,上面“父母工作单位及职务”一栏写着:父,李河山,××银行信贷部主任。
  “噢——”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痴痴地望着那一行字,心里恍然有种混沌不清而蓦地大彻大悟的了然,但随即又阴晦、酸涩的感觉如有鲠在喉。
  我沉默地熬过了剩下的白昼。
  晚上回到家,在饭桌上,我吃得心不在焉。李河山,多么熟悉的一个名字啊!虽然我对爸爸的生意了解不多,但多少还是知道一点。他的公司曾向××银行借过70多万元贷款。还贷的期限早就到了,可他迟迟不还——反正要钱没有,要命也没有。李河山,这个银行信贷部主任,多次来我家催债,我怎能不认识呢?可没想到,他竟是李也的父亲!
  我爸坐在对面。
  我忽然小声说:“爸,同学欠我25元钱不还。”
  爸爸的眉毛竖了起来:“怎么回事?”
  我把李也借钱的经过讲了一遍。我说得很平静,爸爸听了却发起怒来:“你好端端的干吗给那种人借钱?像那种欠钱不还的人,真不知道他老子是怎么教他的——”
  “爸,”我打断了他:“再给我二十块。”
  “干吗?又乱花钱。”他很不耐烦地说。
  我慢慢抬起头来,盯着他的双眼。我觉得我眼里透出的是真诚,是交流;我觉得我是在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和他沟通。
  我说:“我去还债!”
笑点:17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