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红头绳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没有人想到马二会回来当经理。
  听到这消息后,钢材公司的职工们议论纷纷:
  马二的个体干得不是好好的吗?干吗要来拾这个烂摊子?
  要不是他的马氏钢材公司越来越火,咱这么大的国有企业会垮下来?
  马二是开着自己的小车来的,小车后面还有几辆大车,车上装着满满的钢材。
  小车来到钢材公司大门口停下来。马二和妻子小草下了车。
  马二伸手要和门卫牛三握手。牛三没理他。
  牛三说,你来了,我连大门也不看了。
  马二说,还记着以前的事?
  牛三不说话,拿眼瞅着小草。
  小草说,马二这次回来是为了把公司办好,让大家都有口饭吃,你看他把自己的家业全搬来了。
  牛三不相信马二会这么高尚。
  牛三瞧不起马二,别看他现在混得人五人六的,要让他给马二看门,门都没有。
  牛三心里有了打算,只要他马二来当经理,他就卷被窝走人。
  原来马二和牛三是同村人,从小光屁股长大的,又一块进了钢材公司,住一间宿舍,吃饭也在一个锅里。后来两人同时看上了一个女孩,就是小草。当时牛三是仓库材料员,小草是车间领料员,马二是业务员。马二经常和牛三打交道,因为他进的钢材要经过牛三这一关,小草则经常和牛三打交道,车间用料多数由她来领。
  本来小草对马二和牛三感情差不多,两人就像秤的两头,但牛三和小草这么一来一往,马三这头就轻多了。
  马二的工夫不如牛三长,他要去外地跑业务。
  马二业务跑得贼精,钢材吨数上多少有些出入,但每次入库的时候都让牛三卡出来。牛三也不和他多说,只要货一来,就拿出一根红头绳,仔细丈量钢材的内径、周长,说来也怪,那些钢材经头绳一量,测出的数竟和真实数分毫不差。
  马二拿手一比划,说通融一下,就这点。
  牛三把脑袋一摇,说不行,就是不行。
  马二暗骂牛三倔,六亲不认。
  从此马二对牛三有了成见。当然,这其中的主要原因,还是牛三和小草的情感。
  他可以忍受牛三在验收钢材时的苛刻,但决不能容忍牛三和小草卿卿我我。马二一气之下调到了小草所在的车间。
  他不跑业务了。
  这样一来,马二就有利了,他可以天天见到小草,天天和小草说话,再加上他的甜言蜜语,软磨硬泡,不出半年,小草便投入了他的怀抱。
  很快,两人正式结婚了。
  小草嫁给马二后,牛三的心像给人掏空了,他每天无精打采,魂不守舍的。
  不久,牛三就丢了材料员的职务,去看大门了。
  一晃几年过去了。钢材公司开始走上了下坡路,职工们有门路的都在找退路。
  三年前,马二主动和公司脱了关系。他和小草在市南郊筹资开了个马氏钢材公司,他本来是业务员出身,一些老客户还能联系上,加上善于精打细算,生意竟是红红火火。但这么一来,有了他的竞争,钢材公司的发展就更困难了,终于因为亏损严重,到了倒闭的地步。
  就在这时候,马二居然回来当经理了。
  马二来当经理的原因是因为小草的一句话。
  小草说,别忘了你也是钢材公司出来的,你有能耐就去把钢材公司接下来。
  马二一拍胸脯,说,就冲你这句话,我也要干一干。说完,他便去市政府做保证。市政府想,钢材公司眼看就要瘫了,几百号职工面临着吃饭难的问题,有人出面正求之不得呢,就很爽快地答应了。
  马二来得很风光。他亲自开着小车来到钢材公司,离老远就看到了看大门的牛三。
  他把车停在门口,下车去和牛三握手。
  兄弟,我回来了,咱们还是好兄弟不?
  牛三说,你来了我就该走了。
  马二挽着他的手,从怀里拿出一大红聘书来,说,我正式聘你为钢材公司的副经理兼材料主管,和我干吧。
  牛三将聘书往门口一放,到门卫室背起自己的铺卷,话也不说一句,扭头就走了。
  牛三临走前,把一个黑漆盒子放在马二的车上,
  马二摇头直叹,真是倔脾气。
  他拿起那个黑漆盒子,心想牛三会送给我什么东西。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根红头绳。
  马二对小草说,牛三走了走了,留下这东西干什么?
  小草没说话。因为那根头绳是当年她送给牛三的。那天牛三陪她一起去剪头,小草剪了短发,红头绳用不到了,牛三就顺手装进自己兜里。小草没想到他一直保存到现在,当然她更不知道,前几年牛三一直是用这根头绳来验收钢材的。
  马二知道这是牛三的尺子。
  他举目望着牛三走的方向,看了好久,才把红头绳收起来。
  后来,他把这个装着红头绳的黑漆盒子放在办公桌上,每天都要看上几眼。
笑点:17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