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场上的狐臭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舒琴一分配到我们办公室,我就惊喜得蹬大了眼睛。她真是个美若天仙的姑娘!经过细致的观察和旁敲侧击,我了解到她年方二十,尚未有男友,我也就开始了对她大胆的追求。有一天,我在和舒琴闲聊时,得知她想看贾平凹的新作《我是农民》,我赶紧利用午休时间到图书城去买了一本。下午,当我兴冲冲地把书递给舒琴时,舒琴去笑嘻嘻地从抽屉里拿出一本,说是金天亮刚送了一本给她。看来,金天亮这小子不仅也在讨舒琴的欢心,而且今天居然比我抢先了一步。他可是我的劲敌呀!他和我同是名牌大学中文系毕业,又都是市政府办公室的秘书,说什么我也不能败下阵来。
  金天亮确实在和我暗中较劲。只要我和舒琴套近乎,金天亮就赶紧凑拢过来;我若是给舒琴买了一杯冰淇凌,他就赶紧去买来巧克力。我和金天亮心里都明白:我们之间已经拉开一场情场上的战斗,看谁最终能赢得舒琴的芳心。舒琴好像对我们两人的都很喜欢,这就使得我和金天亮之间的竞争一时很难分出胜负。
  既然正面进攻势均力敌,我决定改变策略,利用计谋取胜。我开始每天晚上钻研《孙子兵法》,白天则注意观察,寻找利用计谋的时机。
  一天,天很热,办公室来了个外单位的人。我注意到舒琴在递给他一份文件并交待注意事项时,眉头皱了皱,并掏出花手帕来假装揩汗,实则捂了捂鼻子。我忙借故凑近那人嗅了嗅,原来那人身上散发出一股狐臭。看来,舒琴对有狐臭的人十分反感,立时,一条妙计在我脑中闪现出来。
  这天下班后,我找到邻居马大毛,对他说:你不是想叫我帮忙找个事干吗?这个没问题!不过,你先得帮我做件事。
  秀才,只要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说!
  我说:这事很简单,你只需每天把个手帕夹在腋窝里,每隔两个小时就取出来沾点水,然后把水挤在一个小瓶里,晚上把那小瓶水交给我就行了。
  马大毛听了哈哈大笑起来:秀才,你这是搞什么鬼名堂!我们从小光屁股在一起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狐臭的毛病!你这是在取笑我吧?
  我一本正经地说:毛哥,我咋会取笑你呢?实不相瞒,我就是要那有狐臭的水搞一项研究哩!
  哦!你们这些秀才,做事就是深奥一些。好,我就照你说的办!
  第二天晚上,马大毛果真给我一瓶狐臭水。我揭开盖子嗅了嗅,狐臭味浓烈得很!我被熏得眉开眼笑起来。
  第三天,我就瞅机会将那狐臭水抹在金天亮的西服、公文包和餐巾纸上。果然,当金天亮再接近舒琴时,舒琴明显皱起眉头,捂着鼻子。金天亮也好像感觉到有什么异味,但我知道他那知识分子的心理是不会说出口的。
  一连几天后,我开始注意到舒琴逐渐开始躲避金天亮了,每当金天亮想向舒琴套近乎时,舒琴总是找个由头走开。我知道我的计谋开始成功了,开始加紧对舒琴的追求,将那些火辣辣的甜言蜜语向她毫不吝啬地泼去。
  终于,有一天,舒琴答应和我晚上在江边约会。天哪!我是多么兴奋、多么激动啊!看来爱的天平终于倾斜在我这一边了!
  晚上,我早早地赶到约会的地点,等着我的心上人到来。终于,舒琴向我走来了。她穿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简直就像从月宫飘下来的仙子!我忙迎上去,正想握住她的手,蓦地,马大毛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笑嘻嘻地对我叫道:秀才,你好艳福啊!说完冲我做了个鬼脸就走开了,走了几步,他突然又回过头来补了一句,秀才,你那狐臭水还要不要?我都帮你攒了好几瓶了,你也不来拿!
  完了!我蓦地看见,舒琴刚才对我还是一片痴情的眼神霎时变得惊愕、惶恐起来!她冷冷地甩了一句:你真卑鄙!就捂着脸跑开了。
  这以后,舒琴不仅正式和金天亮谈上了恋爱,而且两人都不再搭理我。嗨,我好后悔呀!是我自己帮金天亮打败了我自己!我就是那情场上令人生厌的狐臭!
笑点:17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