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大雪中学没毕业,就独自一人去闯深圳了。大雪在学校成绩差,每次考试都落后,老师们都说:这闺女,可惜了她的漂亮脸蛋。
  大雪爹不让大雪去深圳。大雪爹说:那是个是非之地,你一个女孩子,人生地疏,去不得。怎奈大雪听不进去,执意要去,一个人偷偷打好行李,第二天天不亮就出发了。大雪爹气得跺着脚说:你去,你去吧!再也别回来,回来看不打断你的腿。
  大雪爹黯然回到家,数落大雪的妹妹小雪:可别学你姐啊!要学好你的功课,咋说也要给爹争口气。
  小雪就听话地点点头。
  小雪读书就更用功了。
  小雪比姐姐低一个年级,在学校里却比姐姐强多了。老师屡屡表扬她,夸小雪各门功课都成绩优秀。每次受了表扬,小雪就腼腆地一笑,有些害羞地低下头。
  小雪就一次次拿回学校的奖状,给爹的脸上增光。
  几个月后,大雪来信了,大雪寄回了2000块钱,问爹收到没有。
  爹只阴着脸说一句:不稀罕。信也不让小雪回。
  又隔些日子,大雪又寄回钱来,爹就沉默了。
  爹无法阻止大雪寄钱,也拒绝不了那种诱惑。
  大雪第三次往回寄钱时,爹吧个轻儿地吸烟,最后叮嘱在一旁写作业的小雪:跟你姐说,别寄了,咱不缺钱。
  可这时候,村里已经流言四起了,都是关于小雪的姐姐大雪的,其中说啥的都有,难听死了。
  有一次就被爹无意中听见了,爹的脸一下拉得老长,爹一连几天不出门,显得十分难堪。
  连小雪也隐约感到了什么,村里人的目光里都透着讥诮。小雪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紧张。
  然而姐姐大雪的汇款单还是雪片样源源不断地飞来,好像并不在乎别人怎么嘲弄。
  久了,爹看上去就习惯了。
  爹的神情也逐渐变得麻木,后来竟有了一种坦然。
  爹开始走出去和别人说笑了。
  爹的背也慢慢地直起来,走路的姿势越来越夸张。
  爹甚至第一个在村里盖起了楼房,置办了昂贵的高档家电,把村长的气焰都比下去了。爹又给小雪买了一辆轻便摩托车,没事时自己也骑上兜兜风,在街上扬起一股烟尘。
  爹一点也不在意村里人对他家的惊羡和嫉恨了。
  爹觉得在村里很是出人头地和扬眉吐气了。有一天,他竟低声下气地和小雪商量:我看,这书也没啥念头啦!要不,你也找你姐去?
笑点:17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