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蔑的一瞥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电话铃响了。警察局长拿起听筒:喂?
  我是警察凯尔策西。刚刚有个行人轻蔑地看着我。
  或许您搞错了,警察局长考虑了一会儿说,碰上警察的人几乎都有些负疚感,所以走过警察身边时看看他,你就以为是种藐视的神情了。
  不,警官答道,并非如此。他轻蔑地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会儿呢。
  您为什么不逮捕他呢?
  我当时大惊失色,当我意识到这是一种侮辱时,那人已经溜走了。
  您能认出他来吗?
  那当然,他留着红胡子。
  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不好受。
  您坚持一下,我派人接您的班。
  警察局长接通电话,派了辆救护车到凯尔策西所属的管区,并下令逮捕所有蓄着红胡子的市民。
  巡逻队一接到命令便迅疾投入战斗。他们封锁了大街,来到商店、饭馆和居民家中,只要发现蓄着红胡子的人便强行带走。交通到处中断,警笛声让人惊恐万状,有谣传说警方在追捕一名杀了许多人的凶手。
  搜捕几小时后便取得了辉煌战果:58名红胡子男人被带到了警察局。警官凯尔策西由两名男护士搀扶,仔细察看嫌疑犯,但他没能认出罪犯来。警察局长把这归咎于凯尔策西的身体状况欠佳,命令审讯。如果他们在这事上没有错,他说,那么肯定在别的地方犯下了罪。审讯总是有用的。
  那名正受缉捕的男子回到家里已经好久了。警察按他家门铃时,他正往浴缸里放水,没有听见。待洗澡水准备好,他听到邮递员的按铃声,电报带来了一个令人欣喜的消息,有人为他推荐了一个国外的好职位,条件是必须马上动身前往。好,他说,现在还需做两件事:剃掉讨厌的胡子,马上搞到护照。他舒舒服服地洗了澡,穿上衣服;为表示对节假日的敬意,又着意挑选了一条特别漂亮的领带。他打电话询问,该乘坐哪一次航班,然后出了家门去理发,最后前往警察局办护照。
  这里还得追忆一下,事实上这位男子是鄙夷地瞧过那名警察的人,因为凯尔策西酷似他的堂兄埃贡。对于这个没用又欠他债的堂兄,他心怀蔑视之意,这在他看到凯尔策西时不免无意从眼神中流露出来了。凯尔策西观察敏锐,他的告发是无可非议的。
  还真碰巧,那名男子在进警察局时又一次与这位警察不期而遇,他又想起了堂兄埃贡。但这次为了不伤害别人,他迅捷地转过目光回避。凯尔策西走过来了,这不幸的人显然身体不适;两位男护士扶着他上了救护车。
  办护照的事可不像那名男子所想的那么轻而易举。任凭他随身携带着各种各样的证件并出示电报也无济于事:警察局里忙乱不堪情景把负责办理护照的官员吓坏了。他解释说:护照是很重要的证件。  签发护照需要时间,这只能让警察局长来决定。
  那就请他来办吧。官员收起文件,站起来,您也同去,他说着,我们抄近路穿过机关办公室。
  他们走过三四个房间,里面坐着的全是红胡子男人。真滑稽,那男的想,我不知道竟会有那么多的‘红胡子’,但我现在已不再是他们中的一员了。
  像某些独裁者表现的那样,警察局长显得很善于交际应酬。待官员告诉他事情的原委,他便令其离开,吩咐来客坐下。来客是难以露出脸上的微笑的,因为这位警察局长长得跟他另一个讨厌的表兄阿图尔很相像。然而,那使人一展笑容的肌内却还是顺从地尽着它的义务这可关系到护照的事呀。
  警察局长说:小官员胆小怕事,避免作任何决定。您理所当然应该立即得到护照。您去伊斯坦布尔任职是我市的荣耀。祝贺您。  他在护照上盖了章,签了名。
  他懒洋洋地将证件递给了客人。您戴的这条漂亮领带,他说,上面似乎绘着一幅地图。
  对,那男的回答,是一张伊斯坦布尔的市区图。
  好主意。那么现在,警察局长站起来,将手伸给他,祝您一路顺风。他把客人送到门口,热情地挥手告别,接着便到审讯被拘留者的房间去了。
  为了减轻自己的痛楚,那些可怜虫替某些犯罪行为承担了责任,但对被指控的罪行却一致矢口否认。继续审讯!警察局长下过命令,便径直吃午餐去了。
  餐后回来,他发现一份报告。有个理发师作证说,上午他应一名顾客的要求,刮去了那人的红胡子。他无法描述那男人的长相,可还记得他系着一条绘有地图的领带。
  我真蠢!警察局长喊道。他急匆匆地走下楼梯,汽车正在大院里待命。快去机场!他大声命令司机。汽车风驰电掣地向前冲去,先后辗死了两条狗、两只鸽子和一只猫,擦伤了一辆有轨电车,损坏了一辆装有废纸的手推车,使成百上千个行人惊慌失措。到达机场时,远远望去,只见那架开往伊斯坦布尔的飞机正从滑行道上缓缓升空。
笑点:17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