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秘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老秘,老秘书之谓也。
  其实老秘并不老,才三十来岁,秘书当的时间长了,又别于通常说的小秘,人们私下就老秘老秘地叫开了。老秘原先在学校,谈了几个对象,人家嫌当教师没出息,全都翩翩然飞走了。老秘下决心离开学校,就来到了这个效益不错的企业。
  初到厂办公室,主任搬来一摞材料,腆着并不大的肚子说:熟悉熟悉,今年的总结靠你了。老秘闭门造车,妙笔生花,三天后爽然交卷。主任流览一遍撂给他,冷冷地说:你现在还不入门,净是学生腔,没有高度,空得净是水分。把我去年、前年的材料看看,按老套子,可不能全抄,要写出你这个大学生的水平。老秘愣了半晌,回去睡了一觉,便琢磨主任式的写法。
  和大多数秘书一样,老秘发稀、面憔、眼圈始终黑着。爬惯了桌子,不时扯几声呵欠,爱作思考状,步细而快,低头隆肩,好象时常很忙,又好象老是丢了什么。引进老秘的书记兼厂长提前退休了,班子里的二、三把手象鱼一样浮上来,一个任书记,一个当厂长。厂办公室大换血,原主任下岗,上来的新主任,是书记、厂长都能接受的人。老秘算是笔杆子,仍留厂办公室。退休的永远退休了,新上来的像夏日里正旺的日头。有几次,在厂办公室,新上来的对原一把手好象有永远说不完的毛病,说着说着,看见听得津津有味的老秘,便忽然打住,摇摇头,什么都不说了。以后碰到这场合,老秘便装作有事,知趣地走开。
  老秘头上有八个厂级领导,人称八大金刚。个人的讲话、发言稿,单位的宣传材料,总结报告,全由老秘包了。老秘拍着日渐干瘦的脑袋,有时不免笑叹几声:真是挖脑髓的活!不过,任何一个领导都会打着哈哈说:你是厂里挖来的笔杆子,真正的人才。笔杆子不写,谁写得了?当然,老秘背地里也听说过:嗨!你就是调来干这活的嘛!
  厂长和书记终于有了微妙的冲突,班子中的副手就退避三舍,坐山观虎斗。厂办主任一天周旋于厂长、书记之间,象是两个高手抽杀的乒乓球,一时难停下来。老秘则成了一颗台球,领导们技艺不高,老是换杆子,就进不去。老秘叹息说:我好象身上沾了屎,谁也伺侯不了!
  有一天,主任给老秘丢来一棵烟,两人默默吸着,吞云吐雾,似有无限心思。主任吞吐了一会,问老秘:你知道,别人对办公室工作是咋说的?老秘很茫然,摇了摇头。主任说,办公室工作可用这么几句话来概括,就是:看门的狗,受气的猪,替罪的羊,协调的猴。老秘说,这是群众语言,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我爬了多年桌子,还没写出这么精辟的话。几天后,老秘知道,厂里准备进行机构改革,职工要下岗分流,厂办公室是挨第一刀试点部门。
  老秘先下手为强,很快调走了,调到市政府秘书处工作。有人说老秘的一个同学是副秘书长,有人说老秘的一个亲戚在市委组织部工作,也有人说,老秘把这几年的积蓄都花上了。对这些,老秘不置可否。
笑点:17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