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汁工厂

作者:发布时间:2013-05-28浏览:

  赋闲在家多时,眼见坐吃山空,惊觉长久下去不是办法;但求无门,空有一身才华无人赏识,除了感叹复感叹,又能奈何?自向肩不能扛,手不能挑,粗重活干不了,但对于动脑筋的工作还是可以一试的。每天勤于翻报纸、写信、打电话、亲临面试,可是仍然无人问津,只好徒呼负负。原本所订下的高目标,亦越降越低;最后但求三餐一宿,什么都肯干。
  一日,翻开报纸的征聘版,眼前出现一则巨幅广告,上面写着征聘奴隶4个大字,不禁吓了一跳。奴隶制度不是在很多年以前就彻底瓦解了吗?而且奴隶者,只有买卖,何来雇用?况且,试问有谁甘愿论为奴隶,任人控制、折磨和摆布?后来回头一想:既然这个广告在报纸上堂而皇之地刊登出来,表示报馆已接受了广告中耸入听闻的字眼。也许这是广告刊户大胆突破的意图,也许这是撰稿员心血来潮的划时代绝句。君见不久前某工厂在征聘机器操作员时,还打着请你来当工人皇帝的字眼!总而言之,这些都是广告噱头了!
  对于求职若渴的我来说,这则征聘广告无疑是具有挑战(挑衅?)意味的。我天性喜欢接受挑战,越是有挑战性的事物,我越是要去碰它。于是,我把征聘条件细读一遍:
  (一)学历不拘、年龄不拘、性别不拘。
  (二)工作时间具人高度灵活性。
  (三)必须能够承受高度的工作压力。
  利益:
  成功受雇者每人将拥有一架手提电话机。
  广告上的条件和利益虽然列得有点模糊,但当我按地址找到那家公司时,已有大批捷足者在等着被传召面试。全球性的失业浪潮,真的正冲击着这些饥不择食、慌不择路的饥民吗?(包括我?)
  填妥申请表格后,领了号码牌子,我有充裕的时间打量这家公司。这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员工们各就各位,或沉思,或冥想,或凝视远方,或伏案而睡……总之,我真怀疑自己来到一座闲云野鹤的寺院,坐禅的心情把较早时焦虑的情绪吹得烟消云散。
  轮到我的时候,脸带笑容的秘书小姐很客气地请我移步到会议室。会议室内有一名戴金丝眼镜的男子,正在翻阅我的申请表格。
  请问你对本公司的了解有多少?
  一无所知,愿闻其祥。
  唔。答案在对方的意料之中。对方如背书般地说。
  我们基本上是一家提供商业服务的公司,业务范围包括管理咨询、市场策划和产品行销等等等等。无论是哪一行业的机构找我们帮忙,奄奄一息的我们会帮他起死回生,蒸蒸日上的我们会帮他锦上添花。
  我点了点头,表示基本概念已经有了,然后问眼前这位再世华陀:我想多了解一些这里的工作条件。
  我们重视的是员工的素质--即头脑,所以学历、年龄和性别都不是考虑的因素;至于员工们的脑筋有多棒,‘点子’行不行的通,都是由我直接鉴定,而且丝毫不会错,所以,我的外号也叫做‘脑子测定仪’。
  我失笑:那工作时间呢?
  上班时间从早上八点开始,唯有下班时间无限。我们会分给成功者每人一架手提电话机,大家必须随时随地携带,确保必要时随传随到。
  我恍然大悟:所谓的利益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难怪别人说:政治是肮脏的,影圈是复杂的,而商场,则是黑暗无比的。
  我继续保持镇定:工作压力又有什么具体的说明吗?
  这是一个很抽象的问题,没有绝对的解释,唯一可以说明的是,为了训练员工的能耐与韧性,员工必须能够在叱责与谩骂中,继续开朗和高度集中地工作。
  奴隶当然是要面对叱责与谩骂的--没施加私刑已经很厚道了,所以我并不对这番话语表示过度的惊讶。
  我同意并接受您所列的条件和利益。为了三餐一宿,我说:请您让我签署聘书吧!
  凭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做这么聪明的决定,我肯定你是你人材。对方说,接着递来一份以英文打字的聘书,上面写着:脑汁奴隶和脑汁测定仪握别后,走出会议室,我复看到一群不知道为了什么而枯坐冥思的闲云野鹤,正在不知道为了什么地出售自己的脑汁……
笑点:17413